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死神在中國微笑

前幾天(2006/11/20)的《自由時報》,才披露了一則短訊,標題是:『摘取死囚器官,中國官方首度坦承』。

內文大約是:「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日前公開坦承,中國境內移植用的人體器官,大多來自死囚。這是中國政府多年來首度坦承摘取死囚器官供移植之用。不過,中方稍後澄清,所有器官摘取行為都獲得當事人或家屬同意。………中方並未公佈每年執行的死刑數量,但國際特赦組織根據中國媒體的報導估計,中國在二○○五年至少處決一七七人;另有人估計年度處決人數甚至可能高達一萬。儘管中國已於七月間宣布所有器官買賣行為皆屬違法,但徹底落實新令仍有困難,特別是其中牽涉龐大利益。」

(全文連結: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6/new/nov/20/today-int5.htm

《死神在微笑》即涉及了器官買賣的問題。以下摘錄幾句:

……器官移植技術也有陰暗的一面。貧困國家或地區的人可能為了避免餓死而出賣自己的器官,這些事當然在道德上會讓人不安,但他說的不只這些,他還指出很多更黑暗的事情。』

……倪貝克……繼續說道:『但史壯斷言在南美洲和亞洲,人們可以事先預定人體器官,為了得到所要的人體器官,甚至不惜謀殺。』

韋蘭德沈默無語。

『合適的人選遭到襲擊、搶劫,然後被送到私人診所。預先訂好的器官在那裡透過手術取出,然後,人們會在任何一個地方的臭水溝裡發現人體死屍。』

韋蘭德搖搖頭,閉上眼睛。

『他還認為,像這樣獲取器官的方式比我們想像的普遍,有謠言說,這種方式也擴散到了東歐和美國。一個腎臟是沒有臉面、沒有標誌的,人們在南美洲殺死一個孩子是為了延長西方國家某個人的生命;一個能夠支付得起費用,而且不願意排隊等候器官移植手術的人。殺人兇手可賺取相當的一筆錢。』(p.248-249

根據《自由亞洲》昨天的訊息(2006/11/24),『中國民工討薪不成街頭叫賣器官』。內文如下:「瀋陽晚報的報導,1123號晚上,兩名男子頂著凜冽寒風在遼寧瀋陽的大街上四處散發傳單,傳單上醒目地標出了,,肺等器官的轉賣價格這兩名男子叫孫宏和王永軍,分別來自遼寧阜新和黑龍江。都是農民工。去年三月,孫宏帶領30多名農民工在渾南地區一家工地做道路施工,工程結束後,工頭只支付了兩萬元工資,就不再露面,共拖欠民工八萬一千元。孫宏等人沒有辦法,只好用在街頭叫賣人體器官的方法以引起公眾的關注。」(全文連結: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11/24/mingong/

窮人當街買賣器官,比較是結構的問題;而上則新聞,如果孫宏等人果真只是「想引起關注」,那麼,顯示出來的,就是結構會殺人。當政府沒有給予農、工相關的保障,連工會也無,農、工被坑的時候,就真的走投無路。進一步,買賣器官的商機無限,窮人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只有用器官去換取生存;這和當初中國農村「賣血」是很像的。

不過,中國買賣器官真正讓人髮指的,是政府的公然介入。除了摘取死囚的器官以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更是被「國家」「活活」「摘除」,以供應龐大的市場。

根據《大紀元》,「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公佈了他們的獨立調查報告,證實了中共大規模系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罪行。報告中指出:中國政府及其各地的機構,尤其是醫院、拘禁場所和『人民』法院,自從一九九九年以來,已把大量但具體數字不詳的法輪功學員處死,他們的重要器官,包括心臟、腎臟、肝臟和眼角膜等,幾乎同時都被強行摘取後高價出售,這些罪行至今仍在持續。麥塔斯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行為稱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全文連結:http://tw.epochtimes.com/bt/6/11/23/n1531316.htm

王文怡博士(即之前在白宮草皮上公開向胡錦濤嗆聲的女記者),在稍早前來台訪問,也說:「中共自2001年開始,在官方的網站上公開販售器官,連續五年當中,由中共官方所公布移植器官數量高達六萬多例,若是以中共每年執行的死刑犯數量估計,五年來最大的供體數量僅達一萬多例,這四萬多例的巨大差距該如何說明呢?……今年初當中國大陸活體器官移植、買賣的醜聞遭到曝光,而這些大量器官的來源,極有可能是摘取自一群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作為供體時,中國政府曾公開否認絕無此事,並接著公布將由中國衛生部立法,控制器官買賣,而這項法案已於今年七月一日生效。但據英國BBC與紐西蘭Sky News的調查報導,證實這項法案「不過只是一張紙而已」。(全文連結:http://tw.epochtimes.com/bt/6/11/12/n1519207.htm

可以補充的是,摘除死囚的器官還涉及到中國的死刑制度的問題。中國每年判處死刑的犯人極多,並且有些根本罪不及死,或者有的(其實是絕大多數)根本都沒有受到公平的司法待遇。

根據《大紀元》,「大赦國際表示,在二零零五年,僅通過中共官方掌控的媒體報導數量來說,至少有一千七百七十名死刑犯被執行死刑,佔全世界兩千一百四十八名人數的百分之八十。一些專家則表示,真實數字可能上萬人而不止。相比之下,美國每年執行的死刑犯只有六十名左右。」

<>

「在今年七月波士頓舉行的一項國際器官移植會議上,中國器官移植醫生陳忠華透露,中國在二零零五年總共做了八千一百零二個腎臟移植手術,三千七百四十一個肝臟移植手術,以及八十個心臟移植手術。 一些專家表示,鑒於其他器官來源的罕量,他們相信中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器官來自於死刑犯。 中共當局在一九八四年施行所謂器官移植法案,規定只要死刑犯的親屬同意,或者不願意領取屍體,當局有權摘除該死刑犯的器官。然而,目前,外界完全無法得知這些器官是如何分配,或哪些病人有優先權等等問題。 此外,中共司法部、軍隊以及公安在整個器官移植中扮演的角色也是未知數。 近年來,除了傳統的槍斃方式之外,中國出現了流動的執行死刑功能車,以及毒藥注射等執行死刑的方法。北京當局推托,這些方法較為人道,然而,專家則認為這是為了方便器官摘除工作。」

(全文連結:http://tw.epochtimes.com/bt/6/11/19/n1527102.htm

《大紀元》另外做了一個『活摘器官黑幕』的專題,大家或可參考:http://tw.epochtimes.com/bt/nf3428.htm

當死神在中國微笑,我們能做的是什麼?

無論是什麼,都絕對不是像王永慶,去廈門開設一個專營「器官移植」的醫院。

在《死神在微笑》一書,Mankell即讓一個商業鉅子兼慈善家,一手捐錢救濟貧童、一手摘除那些窮人的器官;這自然是諷刺、也是荒謬的,但是,如果這就是我們的世界的寫照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