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Paul Auster:神諭之夜

《神諭之夜》在主題上,基本上和《幻影書》類似;寫作筆法和氣氛營造上可能也和《月宮》、《紐約三部曲》、《在地圖結束的地方》有異曲同工之處。

也因此,我在看《神諭之夜》的時候,一直聯想到王家衛的《2046》,《神諭之夜》也有那麼一點「集大成者」的姿態。只是,和王家衛不同,Paul Auster的《神諭之夜》明顯俐落得多,但同時,也失之輕。

 

《神諭之夜》是很典型的充滿Austerstyle的故事。例如,場景是布魯克林、主角是作家,又譬如故事裡有故事、而且是主角在寫的故事。

當然,既然是存在主義式的小說,主角自然都因為遇到「生命的困境」而開始「自我質疑」,在此同時,創作(寫作)也不能免俗地成為救贖的可能,最起碼透過自我對話、向內裡探詢可能可以重新形構自我。

只是,如果問題果真如此單純,Paul Auster大抵也不會有今日的盛名了。Auster擅長的是,透過故事裡的故事,進行「虛」與「實」的辯證;並且,通常有兩個層次上的「虛實」,第一層是生命的,關於什麼才是reality的問題,第二層則是關於創作的,即:藝術是否真能協助我們掌握reality

正因為Paul Auster念茲在茲於此,所以他的每部作品,才會幾乎都有人「徹底抹去過去,重新開始」;這裡涉及的是:identity的斷裂。自我身份的認同在流轉的時空裡,顯然不可能一陳不變,但人又真的有可能和「昨日之我」徹底斷裂嗎?

Paul Auster,答案顯然是不能。過去是沈重的,是可告別、可與之斷裂的,但同時卻也是真實的。不然,海克特(默劇演員)怎麼會在拋棄身份之後,還兀自繼續拍著沒有觀眾的電影?

 

回頭說《神諭之夜》。

《神諭之夜》的問題,不在主題上類似前作,因為行文流暢,所以前三分之二的可讀性很高,問題是收尾十分奇突,以致結構不對稱,進而,向內探索的深度也因此而顯得不夠深。在我看來,這是十分可惜的敗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