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梅岡城故事與仇恨罪

 

之前我在介紹Michael Connelly的《懸案終結者》時,曾「一筆帶過」地提到《懸案終結者》與「仇恨罪」(hate crime)有關,亦即,是一起因為種族歧視而引發的謀殺案。

巧合的是,後來再看的《白色死罪》(Henning Mankell),也是一本和「仇恨罪」相關的推理小說,並且Mankell的企圖更大,他的故事背景是設定在,假設某個激進的白人團體,想趁南非尚未完全廢止種族隔離政策前(曼德拉和戴克拉克正在談判之際),僱請黑人謀殺曼德拉,以激化種族對立……

而《梅岡城故事》無疑也是一則與種族歧視有關的故事。

 

《梅岡城故事》是以真實事件「斯科茨伯勒事件」為基礎而虛構的小說。

「斯科茨伯勒事件」是1931年,發生在Lee家鄉的真實事件,當時Lee五歲。九名黑人被控強暴兩名白人婦女,儘管醫生證明那兩名婦女說謊,但全由白人組成的陪審團仍然判處那九名黑人死刑。後來在美國北方的自由主義團體的努力下,美國高等法院兩度駁回這個判決,阿拉巴馬州最後在壓力下總算釋放了他們,在他們已經服刑多年後。

《梅岡城故事》就透過一個小女孩的眼睛,描述了上面這樣一個故事。

 

 

「不能因為一個人的種族、性別或性傾向而歧視那個人。」

------ 儘管這句話每個人都知道,可是,要讓這句話不只是口號,看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例如,這幾天,因為台北即將在九月中舉辦「同性戀公民權」的活動,一些保守派人士又出來「大聲疾呼」「我們的社會」「應該」「要迫害並歧視」「與我們不同的人」。(例如,我們要尊重同性戀,但更要矯正他們……

我實在覺得很納悶,這樣赤裸裸地、充滿歧視的言論,為什麼可以被理直氣壯地說出口?說這些話的人或媒體,都不用對這些話負責嗎?

我是說,我在想,民間團體除了推動反歧視法以外,是不是也可以考慮推動「煽動仇恨罪議案」」(Hate Crime Bill)Hate Crimes Penalties Act

也就是說,法律應該要「禁止基於他人的性傾向、種族、民族、宗教、膚色、族裔或殘障等原因,而襲擊或毆打他人,及意圖透過破壞他人的物品而作出恐嚇。」進一步,這包含言論。

例如,在加拿大,「任何人對不同性傾向的人士或組別作出煽動仇恨的言行,將會受到刑事檢控,最高刑罰為監禁兩年。」而「仇恨言論的表達方式包括︰口頭的、用文字書寫的、經刊登的文本、姿勢、符號、標誌以及其他可看見的表達方式。 

丹麥也「禁止公開及刻意散播令不同種族、膚色、國籍或族裔、信仰、性傾向的人士感到受威嚇、被嘲弄或被眨低的言論。違反有關刑法可被檢控,罰則包括罰款或最高監禁半年。」

(以上請見:性傾向平等資源網,http://www.nuxingwang.org.hk/law/area7.html

 

關於這方面的討論(單單反歧視法就夠了,或是還要多加一條「煽動仇恨罪」),香港之前已經討論過了,大家也可以參考「香港獨立媒體」的討論,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61837&group_id=31

 

至於這次的歧視同性戀,迷幻機器有做網摘,請見:http://blog.yam.com/anarch/archives/2071218.html

 

最後,補充一下,有些人認為媒體如果散佈歧視、仇恨的言論,也應該入罪。亦即,在此情況下,不只個人、媒體也不受言論自由的保護。

------ 被紐倫堡大審判處絞刑的Julius Streicher就是最明顯的例子。Julius Streicher是一支持納粹的報業老闆,他的反猶太雜誌《攻擊者》(Der Sturmer)專門宣傳反對猶太人,他把猶太人描繪成國家的敵人、罪犯及兇手、企圖控制和掌握德國政權、使用偽科學等,後來他在紐倫堡大審中被判處反人類罪。

曹長青之前訴請「追究用媒體煽動仇恨罪」,也是一例。

根據大紀元,「原武漢市廣播電視局局長、武漢市電視台台長趙致真接到了美國聯邦法院的民事訴訟傳票,他被控告在擔任中國媒體負責人時,制做影片煽動仇恨,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鎮壓。」

控告媒體煽動仇恨罪的前例,還有「聯合國戰爭罪刑事法庭1994年在盧旺達大屠殺中利用媒體煽動暴力的三名被告進行了審判,其中盧旺達前政府新聞官員、千丘廣播電視負責人納西馬納被判無期徒刑;該電視創辦人巴拉亞維薩被判35年徒刑;另一名報紙總編輯納澤被判無期徒刑。這是國際社會首次認定利用媒體煽動仇恨應與實行種族滅絕同等論罪。」

(以上請見:http://www.epochtimes.com/b5/4/7/17/n599086.htm

 

 

--- 解釋一下,為什麼我會突然把高度拉到這裡……

同性戀者因為性傾向而被歧視,這還只是一件事,另一件更令人髮指的事是,同性戀者因為性傾向而被暴力傷害或謀殺。這樣的事,不只在歐美發生,在台灣也有過,並且,它還沒有成為過去式。

例如,就在2006年的現在,在伊拉克,有所謂的「死亡行刑隊」,他們專殺同性戀者。當然,這和伊斯蘭教反對同性戀有關。(見:http://enews.url.com.tw/archiveRead.asp?scheid=39898

而在台灣,則有「葉永誌事件」。

(性別人權協會整理的一個專輯「歧視與仇恨犯罪」,請見:http://gsrat.net/news/clip4.php;這個專輯收集了各式各樣匪夷所思的、對同性戀者的暴力行為)

 

------ 文快寫完,才看到司改會曾經討論過這件事,請見,張宏誠,同性戀者與仇恨犯罪的立法芻議http://www.jrf.org.tw/mag/mag_02s2.asp?SN=1572

在張宏誠的文裡,提到一件事很重要也很悲哀,即,不只是同性戀者在台灣的社會有此問題,台灣社會對國際移工、外籍配偶的歧視,也漸漸令這個問題變得重要。我想,我們真的應該可以好好考慮我們的社會是否需要對仇恨罪進行立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