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Paolo Maurensig:雙面小提琴

如果《珍瓏棋局》以西洋棋手為故事主軸,那麼,《雙面小提琴》則是一則與小提琴家有關的故事。

整個故事很有趣。從佳士得拍賣會結束開始,一個情緒激動的作家闖進得標者住處,堅持要買回那把Jokob Stainer製作的小提琴,得標者自然不肯,作家於是娓娓道出其中的曲折。

原來,作家曾經在巴哈三百週年誕辰(1984)時,前去維也納朝聖,於某家小酒館偶遇一位極具天分的小提琴家……

Canone Inverso:反轉卡農:卡農:音樂中一前一後相同的兩段,互相唱和,反轉卡農則前後兩段剛好高低相反,意指漸行漸遠)

 

音樂到底是什麼?

作家,業餘的音樂愛好者,說,音樂可以征服一切。

小提琴家卻完全不能苟同。反而,小提琴家說,「真正的音樂家是該隱。」(該隱,《聖經》,殺害其兄弟,意指殺人者)

小提琴家用呼吸做比喻。一般人呼吸時並不會特別意識到呼吸,呼吸也不需要人腦下指令,亦即,呼吸是自然而然的。可是,對音樂家而言,音樂是一道意識的指令,也就是說,呼吸是意志規範器官的結果,必須有所意識、並且戰戰兢兢地呼吸,生命才能得到維持。

換句話說,當音樂成為生命的構成要素時,它並不輕鬆、也不再美妙,代之,音樂是必須意識的呼吸。

 

如果真是如此(如果音樂本身就是一種痛苦),音樂還能克服或淨化苦痛嗎?

這裡出現了一個弔詭或辯證。

呼吸意味著生存,無論妳是否意識到自己的呼吸。若此,當音樂是有意識的呼吸時,就表示了妳時時刻刻清醒地在抵抗死亡。

是以,小提琴家才說:「音樂,我們最大的折磨,也是生存下去的唯一理由。」

Maurensig還用了一個神話說明音樂。

薛西佛斯的徒勞,大家都不陌生。但是,可能有不少人和我一樣,並不知道以下的神話:Orpheus,他是凡間最偉大的豎琴手,當他演奏時,無論有生命或無生命的一切,都會跟隨他。薛西佛斯被宙斯懲罰推石頭上山,但石頭卻總是滾下來,薛西佛斯於是得永恆地受此懲罰、片刻不能停歇;可是,當Orpheus的豎琴響起,石頭就停止滾動,薛西佛斯因此得以坐在石頭上休息。

------ 妙吧?一個神話就說盡了千言萬語。

我想,不只是音樂,其他藝術也都可以拯救薛西佛斯於暫時,只是,只能是暫時。

 

 

《雙面小提琴》和《珍瓏棋局》一樣,故事裡都有故事,謎中又有謎,唯有看到最後,才會恍然大悟。

由於有這樣的特色,因此,在此我也只能提示:Canone Inverso和「真正的音樂家是該隱。」這兩個暗示,相當於整個故事的謎面。

也因此,我會建議各位,如果對這本書有興趣,又如果可以的話,不要去找其他資訊,就先讀再說!讀了自然就真相大白了!

 

 

 

康華倫,獨樹一格的義大利作家,http://www.ylib.com/best100clubnew/bestguide/indexguide24.asp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