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Ken Wilber:恩寵與勇氣

 

由於我對《恩寵與勇氣》的興趣建立在美麗的誤解下,也因此,閱讀這本書令我十分痛苦。

原因可能很簡單,例如,可能是因為我「悟性」不足;或者,也可能是因為我本來就對宗教、新時代、禪修等等的東西,一向沒有好感;當然,還有一個可能,是因為我已經先讀過了Susan Sontag的《疾病的隱喻》。

(見:http://blog.yam.com/franwu/archives/165253.html

 

Treya一開始得知自己罹患乳癌,尤其是才剛新婚十天、連蜜月都還沒去過的情況下得知的,她很自然感到難以接受、非常憤怒,「為什麼是我?」成為她最大的心魔。

然而,由於有靈修的經驗,令她在某個程度上,可以放下「我執」。但是儘管如此,對於自己為什麼會罹患癌症,她仍然感到很困擾。一直到很後來,她才體悟到,新時代對罹患癌症的解釋,對病人是不好的,佛教的慈悲可能對病人比較好一點。(佛教的「業」對疾病的詮釋,也有問題)

亦即,新時代認為,你的病在根本上是你自己創造的。妳可能情緒太過壓抑、可能太強勢、可能總是咄咄逼人、掌控慾太強,或者,妳可能犯了什麼錯,才導致罪惡以疾病的方式呈現……

簡單地說,Treya用生命換來的體悟,其實就是Sontag所說的,我們的社會一向執著於給予某疾病文化隱喻。而這些隱喻,想當然爾,對病人一點都不公平!病人於是得一邊面對疾病,還要一邊面對相關的道德譴責,即:妳為什麼會得癌?妳一定哪裡有問題!

 

Wilber作為一個陪伴者,儘管是超個人心理學界的翹楚,但曾經一度,也令自己陷入絕境。

Wilber指出,儘管是他自願放棄一切照顧Treya,但時間一久,他卻無法避免地開始埋怨Treya,怨恨Treya剝奪了他的人生。他的情緒無可宣洩,他們一度鬧到想離婚,甚至Wilber承認,他一度恨不得殺死Treya

不過,透過心理治療師(正統的)、婚姻諮商師(正統的),和打座、對話,以及其他的陪伴者支援團體,他們總算克服了這關。Wilber因此強烈建議陪伴者,一定要替自己找支援系統!

 

最後Treya死於癌症擴散,癌細胞擴散至肺部、腦部,儘管他們嘗試了非西方的療法(亦即,另類療法),但最後仍然沒有任何功效。

TreyaWilber一見鍾情,兩週後求婚,四個月後即閃電結婚,婚後十天發現Treya罹癌,蜜月於醫院度過,往後,即是長達五年的煎熬。

 

 

我本來希望閱讀的,比較是陪伴者該如何面對至愛的離去的相關書籍,但,沒想到《恩寵與勇氣》穿插了極多的超個人心理學的學說(?)總之,不是很好閱讀,尤其如果是和我一樣對這議題冷感的讀者。

不過,咱們還是來一些知識性的東西吧!

WilberTreya整理了各個宗教或文化對癌症的「傳說」,如下:

1.      基督教的觀點。基本教義派相信疾病基本上是上帝對某種罪惡的懲罰。疾病愈嚴重,那個罪惡就愈令人難以啟齒。

2.      新時代的觀點。疾病是一門功課。妳為自己製造了這個疾病,因為妳需要學習重要的功課,以達到精神上的成長和演化。疾病是唯心所造,因此疾病也可以單靠心來治癒。這是基督教醫學雅痞化的後現代觀。

3.      醫學的觀點。疾病基本上是由生物物理上的因素造成生物物理上的失序(從病毒到內心的創傷到遺傳因素到環境的影響)。大部分的疾病都不需要心理和精神上的治療,因為這樣的另類療法通常無效,而且可能延誤你接受正當的醫療。

4.      輪迴的觀點。疾病是由惡業所造,也就是過去世裡不道德的行為,現在形成了疾病果。疾病是惡果,但也能用來淨化或燃燒過去的惡業,因此算是好事一件。

5.      心理學上的觀點。如同伍迪艾倫所說:「我不生氣,但我以生腫瘤來替代生氣。」以流行心理學的觀點來看,壓抑的情緒會形成疾病,最極端的例子是:疾病就是想死的願望。

6.      諾斯替派(Gnostic)的觀點。疾病基本上是幻象。整個宇宙的示現就是一場夢、一層陰影,只有當人徹底從幻象中解脫才能不生病。人只有從夢中醒來,才能發現超越幻象的實相。神是唯一的實相,在神性中是沒有疾病的。這是一種極端的、有點離譜的神秘主義觀點。

7.      存在主義的觀點。疾病的本身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但我可以選擇任何一種意義賦予它,而我對這些選擇必須負全責。人類是有限和難免一死的,最真實的反應是一邊賦予疾病個人的意義,一邊接受疾病就是人的有限性的一部份。

8.      身心靈整體治療觀。疾病是肉體、情緒、心智和精神上的產物,每一個環節都是息息相關的、不可忽視的。治療必須涉及所有的層面(然而在實際治療的過程中,這個觀點經常被詮釋成避開正統醫療,即使它們可能有點幫助)

9.      巫術的觀點。疾病是報應。「因為我心理想要某個人死,所以我得這種病是罪有應得。」或者「我最好不要太過份,否則壞事會發生在我身上」,或者「我太幸運了,這樣一定會有壞事發生。」

10.  佛家的觀點。疾病是這個世界不可避免的現象之一;詢問為什麼會得病,就像在問為什麼會有空氣是一樣的。生、老、病、死是這個世界的標記,這一切的現象都顯示了無常、苦與無我,只有解脫和涅槃才能徹底轉化疾病,因為那時整個現象界也得到了轉化。

11.  科學的觀點。不論什麼疾病,都有它的原因,其中一些是被決定的,其它的只是一些意外罷了。不論怎樣,疾病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得病只是機率或必然的現象。

 

------ 我想,大家應該都會發現,我們的文化對疾病的意義的解釋,其實混合了上述多種隱喻,並不是只有單一種解釋而已。

我自己的觀點,比較接近科學的觀點加上存在主義的觀點。我不認為疾病有什麼意義可言,如果硬是要替自己的疾病尋找意義,那也只有得病者有權利詮釋自己的疾病的意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