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Kay Jamison:夜,驟然而降

Jamison首先畫出討論的疆界,亦即,在《夜,驟然而降》一書,她只想討論青壯年的自殺,對於青少年及老年人的自殺,因為問題的相似性較少,因此不予討論。我覺得這是很好的策略,也是應該的嚴謹;尤其,老年人的自殺還涉及安樂死的爭議,因此放在一起談論,恐怕會模糊焦點。

其次,關於自殺率的大幅度攀升,Jamison也做了解釋。她建議我們考慮自殺的污名性,也許以前的社會也有大量的自殺人口,但是因為人們忌談、不願意張揚,才導致我們誤會自殺在以往是罕見的。關於這點,她回溯了西方的歷史,在以往的西方,自殺者是不能被埋葬在墓園的,只能被葬在墓園以外的其他土地上,當然,自殺者的喪禮也不會有神父或牧師為其禱告,他是無法上天堂的。

(換言之,在台灣的我們,每當又看到媒體聳動的報導時,也應該考慮這件事。)

第三,自殺是失意人的專利嗎?失敗者才自殺嗎?倒也不。美國探險英雄劉易士州長(Meriwether Lewis),是一勇敢、機智的人,深獲當時的總統傑佛遜的信任,然而,由於家族的自殺基因,他最後陷入瘋狂、死於自殺。除此之外,中外也有許多「瘋狂的心靈」,都是傑出人士,萬中選一的人才,但仍然選擇以自殺結束生命。

那麼,自殺到底是什麼?誰比較有可能自殺?

Jamison沿用美國疾病管制及防治中心的準則,對自殺做了一個定義,自殺是:「出於傷害、中毒或窒息的死亡,有明顯或顯微的跡象顯示是自己造成的,而且死者蓄意殺死自己。」(p.23

(根據驗屍人員和法醫提供的資料,早期自殺率可能低報了約25%到50%,近期低報的比率則可能已少於10 p.24------ 這個數據一部份地解釋了,為什麼在我們的時代,自殺率會突然升高成這樣,亦即,有部分原因是因為以前低報了)

在考量自殺時,自殺企圖是很重要的指標。有強烈自殺企圖的人比較容易自殺,也比較容易成功,然而,一般而言,女性比較容易有自殺企圖、但比較少自殺成功,但有自殺企圖的男性則比較容易自殺成功。(原因則可能是因為,男性一般而言比較暴力,因此比較容易採取暴烈的方式自殺,進而提高了自殺成功率)

然而,怎樣的人容易有自殺企圖呢?

原因十分複雜,但可以肯定的是,自殺絕對沒有單一因素可言,多半是混合的,甚至,儘管醫學對此已經研究許久,但幾乎沒有人可以說他已經掌握了導致自殺的原因。

不過,Jamison認為,在青壯年人口中的自殺,很大部分都混合有精神分裂、躁鬱症、重鬱症、酒癮、藥癮,其中,躁鬱症+酒、藥癮,或,重鬱症+酒、藥癮,會進一步使情況惡化。令人遺憾的是,這些疾病偏偏又都會混合發生。(補充,酒癮已被證實與基因有關,因此是精神疾病的一種,需要藥物治療,絕非道德缺陷或貪杯)

而從這些遺傳性的疾病,我們可以發現,自殺基因的活躍。然而,Jamison指出,自殺基因仍然是個謎,尤其,自殺基因似乎和演化論相矛盾,照理說,這樣的基因應該隨著演化的過程漸漸被淘汰,但是,結果並沒有。顯然,背後還有更深層的理由是我們所不知道的。

進一步,並不是所有有自殺基因的人都會自殺,一如不是所有有癌症基因的人都會得癌症。這是需要「正視聽」的。

可是,自殺確實和遺傳息息相關。最有名的實驗,是領養家庭的實驗。在領養家庭中長大(領養家庭無自殺基因)的小孩,其親生父母或家族如有自殺基因,其自殺率較高,和後天的環境無關、或關係較低。雙胞胎實驗也一樣,雙胞胎的基因相似,進而,一人自殺另一人也自殺的機率,證實了自殺與基因有關。

但是,「基因只是自殺錯綜複雜原因的一部份,可是在心理和環境因素之下,遺傳因素的衝擊就造成生與死的差別。」(pp.192-193)或者,「如果遺傳的方式較複雜,或是潛在的體質沒那麼強烈(或是受到其他基因的保護),那環境和個人的行為對其是否發病的影響就比較大了。」(p.221

換言之,「對有些人來說,自殺是一種突然的舉動。對另一些人而言,自殺則是出於絕望的積累或悲慘的環境,然後經過長期考慮所做的決定。對大多數人而言,自殺則是兩種情形交織的結果:經過一段時間的計畫和痛不欲生的絕望,然後在某一刻輕率地付諸行動。」(p.221

自殺可以如何防制?

美國國家憂鬱症暨躁鬱症協會,提出以下具體的建議:

1. 認真對待你的朋友或家人。

2. 保持冷靜,但不可疏於反應。

3. 通知其他人,不要試圖自行處理危機,也不要以自己的健康或安全冒險,有必要時可電119

4. 聯絡此人的精神科醫生、治療師、危機處理小處,或是其他接受過專業訓練的人。

5. 表達你的憂慮,舉出記體實例,說明為什麼妳相信朋友(或家人)很可能自殺。

6. 專心傾聽,保持眼光接觸,如果恰當的話,用身體語言表示,比如靠近此人或握住他或她的手。

7. 直接詢問,瞭解你的朋友或家人有沒有具體的自殺計畫,如果妳能的話,判斷他或她考慮用什麼方式自殺。

8. 肯定此人的感受,要有同理心,不要批評。不可讓此人放掉對自己行為所應有的責任。

9. 一再保證,強調不要以自殺這種無可晚回的方式來解決暫時的問題。提供盼望,提醒你的朋友或家人,有人會幫助他,事情會變好。

10. 不要承諾守密,妳可能必須告訴你所愛者的醫師,以保護此人,不要承諾任何可能危及你所愛者的生命的事。

11. 盡可能不要讓此人獨處,除非妳確定他們已在足堪重任的專業人士掌握之中。

除此之外,他們也試圖請媒體自律。

自殺新聞的渲染,確實會導致自殺群集的現象。人們會減低為自己生命負責的想法,進而採取同樣的方式處理類似的問題。

最後,怎樣的人是高自殺危險群呢?

具有高自殺危險性的自殺企圖者的特性如下:

1. 有自殺史,或曾有自殺企圖,而且現在仍然想著自殺。

2. 精神狀態不穩定,如,憂鬱、躁狂、輕躁、嚴重焦慮,或是前述情形的混合狀態,藥物濫用,或合併有情緒疾患,或易怒、激動、以暴力脅迫他人、妄想或有幻覺。

3. 統計數字顯示,男性或獨居者更容易自殺成功。

p.301

至於,自殺者的親友如何面對的問題,在本書中談得並不多。但,Jamison指出,其他大部分的情緒,和一般死亡的情緒,是類似的。當然,會因為自殺的污名性而有其他的情緒,或因為未能阻止而感到愧疚。

但是,這裡頭還有另一種情緒被忽略,那就是:鬆了一口氣。

這是因為,最後會真正自殺離世成功的人,多半都已經經歷了漫長的掙扎,他們並不是一開始就決定自殺的,而那些掙扎的期間,其實已經磨損了多數的愛和支持,很多自殺者是在「眾叛親離」的情況下自殺的。

Jamison指出,有1/10的陪伴者承認,患重病的親友自殺後,他們感到鬆了一口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