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Ian McEwan:初戀異想、贖罪

《初戀異想》收錄了八個短篇故事,這八個故事都帶有想像(異想)、荒謬(荒誕)、異常(畸形、變態)的味道,其中有些,甚且因為太過怪異,而帶有一點史蒂芬‧金的驚悚色彩。

不過,如果把 McEwan 想成史蒂芬‧金者流,則顯然有點誤解他了。

張讓形容 McEwan是「精雕型的說故事家」,這或許是十分精準的評語。我自己第一次讀 McEwan是他的《愛無可忍》,在《愛無可忍》裡,McEwan即展現了相當令人側目的心理描述的長才,如同一精準的雕塑家。

至於在《初戀異想》,McEwan處理的幾個題材,例如童年、亂倫、罪行……等等,則因為敘述手法(使用大量象徵)的問題,而使得這些故事帶有一點點超現實的味道,其中的〈初戀異想〉一章尤其如此。

在〈初戀異想〉一章,McEwan使用老鼠、鰻魚作為象徵,隱喻男、女主角的感情困境;McEwan用一隻肥大得像貓一樣的老鼠,來隱喻(明喻?)情感的芥蒂、經濟的壓力,然後再用鰻魚來象徵性愛與一事無成的徒勞……。只是,如同藍祖蔚所說的,這兩個象徵實在太具像了,刻畫的痕跡太明顯。

------ 不過,持平而論,這八個短篇,倒還是可以一看,尤其有心創作的朋友,很可以參考看看,尤其看看創作力與想像力之間的關係。

 

 

贖罪》則是 Ian McEwan的長篇小說。在2001年曾進入布克獎的決選名單,不過可惜後來敗北。(2001的布克獎由彼得凱瑞(Peter Carey)以小說《凱利幫的真實歷史》(The True History of Kelly Gang)獲得。)

「贖罪」是相當西方的、宗教的概念,在基督教裡,耶穌為世人贖罪,除出被釘於十字架上,尚且化身為羔羊、流血獻祭。換言之,在基督教裡,一向有所謂「以水潔淨、以血贖罪」的寓意。(「以水潔淨」即是受洗此一儀式的來源)

不過,在小說或藝術理論中,「血」則被「創作」取代,亦即,人類的創作可視為一種內心的洗滌、也可以視為贖罪的一種過程。

McEwan在說的,即是這種意義下的「以筆贖罪」。

在故事中,布烈安妮(Briony)是一喜愛創作(富有想像力)的小女孩,她誤會(不懂)她姊姊和其男友的感情,以為兩性間的性愛是不當的行為,以為她姊姊需要她的拯救。爾後,又適逢她表姊被強暴,她乃指稱一切罪行都是羅比(她姊姊的男友)犯的,儘管她根本沒看到犯人的臉。

羅比當然因此下獄,她姊姊也氣得和家裡斷絕聯繫。多年後,當布烈安妮長大後,漸漸瞭解到自己幼年時所犯的錯,因此計畫贖罪;而她贖罪的方式,就是去醫院當護士,當時正處二次大戰,各醫院都缺人手,她的工作主要是替傷兵把屎把尿、清潔傷口,進一步,她把真相寫成故事,當了作家。

------ 換言之,贖罪之道就在於屎尿、血及創作之中。

事實上,在閱讀的過程中,我一直聯想到電影《鵝毛筆》,薩德侯爵在療養院中,以屎尿、血書寫的場景。

贖罪是否可能?或許,只能轉化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