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Mankell:第五個死人

持平而論,歐洲的推理小說(或:警察小說、冷硬派、社會派推理),都具有相當程度的社會關懷,例如,Maj Sjowall、Per Wahloo夫婦的「馬丁.貝克探案」和Mankell的「韋蘭德探案」都是如此。

在這類型的警察小說裡,謀殺、暴力、情色、毒品的描寫並不是重點,反而只是框架,目的是為了去反省、批判我們的體制是否有什麼問題。當然,我相信會有朋友和我持相反意見,認為社會批判是附帶的、謀殺才是主角;但是,請注意,我所說的「這類型的警察小說」只是在指「馬丁.貝克探案」、「韋蘭德探案」這兩系列,並不是泛指所有的警察小說,因此,應該不至於有太大的問題才對。

 

這幾年,隨著年紀增長,我越來越發現一件弔詭的事:當一個社會的制度、體系太過傾斜、扭曲的時候,各種反抗的形式,似乎都會因此而正當起來……;進而,價值判斷越來越困難,道德也越來越難以維持(或甚至,道德被質疑、顛覆、否定)。

社會主義已經破產,可是資本主義式的福利國家又真的可行嗎?進一步,所謂的「福利政策」又真的是「福利」嗎?那些人民所缺乏的,難道不是一種被剝奪的「權利」?

這些都令人疑惑。

 

不過,《第五個死人》主要在反省的,其實比較是「私法制裁」(私刑)的問題。

不知道大家還有沒有印象?2005年的農曆年間,花蓮發生一起死亡車禍,家屬涉嫌雇人把肇事男子宋品潔活活打死?(新聞請見:http://www.ettoday.com/2005/02/14/545-1752960.htm)

《第五個死人》說的也是同樣的故事。

Menkell借韋蘭德之口,說那些人如同「新納粹」(「納粹」一詞在歐美國家,是很嚴重的指控)。

在此,我把問題開放,不作任何評論,也許大家可以閱讀完小說後,自己想想。

 

 

又,補充一下。

在警察小說中,除了「馬丁.貝克探案」和「韋蘭德探案」以外,我還很喜歡卜洛克的「馬修史卡德探索」,而且,儘管他們的風格迥異(歐、美實在大不同),但是,若要我排序的話,我還真排不出來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