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曹禺:雷雨

我第一次接觸曹禺,是在大一的時候,那時讀戲劇理論,曹禺的三部曲被評定為「必看」劇本。

《雷雨》談的是,在中國封建時代、家長父權制的「苦」、「悶」和「荒謬」,當然,其中也隱喻地在反省、批判整個社會的階級制度,尤其是其中的失序。

故事很好玩。所有的愛情都發生在無法跨越的階級,進一步,為了服膺社會的階級制度,人們於是在沒有選擇中抉擇,而,這些痛苦的抉擇,竟導致更慘的後果:下一代的亂倫。

其中,周萍這個角色,尤其令我聯想到弒父娶母的伊底帕斯。他先是背著自己父親,與後母通姦,還信誓旦旦要弒父,然後又因為不知情,愛上自己同母異父的小妹,還有了骨肉。

上一代的糾葛、纏繞,最後,通通報應在下一代身上。

所有周家的下一代,通通以生命作為代價,以償還他們上一代的懦弱和虛偽。

------ 其實,翻開中國的歷史,又何嘗不是這樣?上一代的昏庸愚昧,總是要有人來還。而越違反人性的,就會引起越大的反彈……。

 

 

.

 

這起日,看趙建銘、李泰安,老實說,心裡除了訝異以外,也有一絲驕傲。

當然,指標案件在於李泰安。法院以管轄權有問題為由,駁回羈押申請,但,據信,更因為沒有直接證據、只有情況證據,因此無法定罪,甚至連羈押都有問題。

走了好幾年,終於,台灣的法律能做到:無罪推定。

------- 只要不能證明有罪,就是無罪。

李泰安有無犯法,是一件事,司法能不能堅持正義,則是另一件事。就算沒有第二個嫌疑人,但是基於無罪推定的原則,我們仍然不能輕易論斷任何人。

至於趙建銘,據說(中國時報、自由時報),意外地成為兩岸的比較性標的。中國大陸貪瀆之事,層出不窮,但是,因為犯法的多半是高幹子弟,因此,法律也奈何不了(於是而有了維權律師,但這些律師的正義感卻讓他們成為階下囚,目前世界各地的NGO都在想辦法搶救當中)。因此,台灣的檢調單位可以羈押「駙馬爺」一事,讓大陸的知識份子很感慨。

------ 我對中國人民沒有意見,我有意見的,一直是體制(我連對想當中國人的台灣人民,都沒有意見)。只是,六四即將到來,我真得很想請問:中國人(也包括台灣人),你們還記得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