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森博嗣:黑貓的三角 / 命運的模型

不過,來說說森博嗣作品的「去社會化」吧!

曲辰在導讀中指出,『在我看來,理系推理小說的一個很重要的特色,就是人物明顯的「去社會化」,這邊的去社會化並不是在指社會學概念中的離群索居的人或是反社會傾向人格者,而是完全剝去「常識」這件外衣來理解事情的本質。』(p.8

不好理解嗎?嗯,我也覺得,使用一概念時若堅持重新定義、而不採用通用的定義,確實會讓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簡單地說,曲辰說的是:「人在進入社會的同時,會被社會原本的概念所困囿,無論思考、行動,都會跟著社會設定的機制來反應。而森博嗣的小說裡,總是會有一些人可以免除這些外在事務的干擾,直指本質的理解事物。」(p.9

--- 可是,我要說的不是這個。我要說的,是一般意義的去社會化,也就是反社會性。曲辰所理解的「去社會化」在我看來很正常,是做研究的必要條件,和社不社會化的關係不大。

我相信,很多讀過森博嗣的人,都會發現,森博嗣設定的小說人物大都具有反社會的性格;無論是「S & M」系列的犀川、西之園萌繪,還是「瀨在丸紅子之V」裡的瀨在丸紅子,他們都不是一般所謂的「正常人」,對於社會規範或禮俗,也常常都嗤之以鼻。

進一步,森博嗣的兇手,隨著S & M」系列越到後幾本,其反社會傾向就越明顯,例如《命運的模型》,殺人不再需要什麼理由。而「瀨在丸紅子之V」系列的《黑貓的三角》,則擺明了「殺人純粹只是因為好玩」。

也就是說,森博嗣在說的,很簡單地只是,不要再問理由、原因和意義了,因為根本就沒有!

不是情殺、不是仇殺、也不是為錢,我只是想殺殺看,殺好玩而已。為什麼不?生命有意義嗎?像他那種人生,跟螞蟻一樣,活著和死了有什麼不同?還不如被我殺了,成為藝術品!

換句話說,是因為行為的本質先是反社會的,所以推論裡不需要什麼社會意識。(當然,就算行為是社會的,有時候推論還是需要高度抽象才能進行)

起初,我不覺得森博嗣的作品多哲學,但,隨著越讀越多本,我越來越覺得他很哲學(這些我都已經說過了),而一直到最近,每次我一想起我曾經誤會森博嗣的哲學性不算很強,我就覺得很羞愧。

--- 我當初真是瞎了眼@@

* 沒有原因的殺人,並不是推理小說家為寫小說而杜撰的。歐美有些報告顯示,有些時候,人們殺人真的沒有理由,又或者,理由千奇百怪;就好像台灣的暴走族砍人一樣,理由可以是「不順眼」、「檔到路」、「砍砍看」……等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