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愛無可忍

人的並不是那場意外,而是其中的人性掙扎;進一步,McEwan驚人的寫作技巧,也讓那份掙扎更為深刻。

 

故事的開場是一樁熱氣球意外,一群人見義勇為前去救援。但是,因為風勢太狂,導致前去救援的人處在十分不利的局面:不放手、隋著風和熱氣球往上飛、然後粉身碎骨,或者,趁還能放手時候的放手、不管熱氣球裡面的小男孩的死活、至少保住自己的小命……

這樣的故事其實並不獨特,使它變得特別的原因是,MacEwan利用了延緩、後退、迂迴等等的方式重新敘述、定義、接近那場意外,然後在利用主述者喬的心理活動,及喬與女友克拉利莎事後的討論,以第三人觀點審視意外;如此一來,就讓意外的面向變寬、縱深也加深。

而放手導致他人死亡的罪惡感,更帶出了主題,即,:人(主體)要怎麼面對、詮釋、理解、認知客觀世界。進一步,罪惡感、創傷壓力症候群,如果是一自己和自己和解的過程,那麼被主體詮釋的所謂客觀的事實,又在其中扮演什麼角色?

 

 

基本上,我覺得故事如果集中在這一部份,應該就很夠瞧了。因為只要耐心挖掘、努力向下探詢,必然會有一定程度的深刻。

但,MacEwan顯然並不這麼想,他反而從這麼向內裡的思索、探究轉而往克雷杭波症候群邁進。(「克雷杭波症候群」又稱為「激情精神病」(les psychoses passionelles)或「純粹色情狂」;克雷杭波症候群的患者一般以女性居多,男性患者則常常合併有攻擊傾向,他們會苦苦糾纏他們所愛的人,如果對方持續不反應,最後很有可能傷害對方。而根據病例報告,這種迷戀甚至可以持續長達三十多年,堪稱是「天長地久」。)

--- 因為我實在不喜歡這個發展,加上MacEwan處理克雷杭波症候群實在有欠思慮,所以,我就不往下談了。我建議這本書看前半部就好!

 

.

繼總統戲院關門以後,真善美戲院也預定在五月走入歷史,網路上有人發起了連署救藝術電影院的串連,請見:搶救真善美戲院( http://blog.sina.com.tw/savetwmovie)。

我曾經是電影的逃兵,在我還沒有叛逃之前,總統、真善美簡直是我最常流連的地方(當然還要加上長春)。在那時,我們都說,如果我不在課堂上,那我就在電影院裡。這種公然蹺課的情形,在每年的金馬影展到達到最高潮,我有時一天看四部電影,看得在電影院裡呼呼大睡。

失去真善美當然是損失,在我看來,任何一個進步的城市,都應該要在商業市場外,為藝術保留一席之地;亦即,是否致力保持文化的多樣性、尊重次文化,是一個城市文明與否的象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