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美國國務院:2005年度各國人權報告】(導言)

2005年度各國人權報告》導言

美國國務院民主、人權和勞工事務局發佈
2006年3月8日

………美國國務院根據國會的要求於1977年發表了首期年度各國人權報告。《各國人權報告》已成為美國在全世界範圍內促進尊重人權的事業中一個極為重要的組成部分。近30年來,《各國人權報告》為各國政府、有關組織和個人努力終止侵犯人權的行為和加強各國保護所有人的基本權利的能力提供了參考文獻,同時為合作采取行動打下了基礎。

在全世界範圍內捍衛人權並非試圖把外來價值觀強加給其他國家的人民或干預他國的內部事務。《世界人權宣言》呼籲"每一個人和社會機構......促進對權利和自由的尊重,並通過國家的和國際的漸進措施,使這些權利和自由......得到普遍和有效的承認和遵行"。 ………

………《各國人權報告》為評估人權領域的進展和依然存在的挑戰提供了事實根據。本年度《各國人權報告》分別回顧每個國家在2005年的人權表現,並非將一個國家的表現與另一個國家作比較。關於每個國家的章節都自成一體,但也不妨礙進行橫向觀察。下面我們以各國的實例為根據,重點介紹六個方面的情況。有關事例是為了說明問題,不求面面俱到。

第一,權力集中在不負責任的統治者手中的國家往往是世界上最經常侵犯人權的國家。這些國家不是實行封閉式的、全面剝奪本國人民基本權利的極權制度,就是推行嚴格限制人民行使基本權利的專制制度。

2005年,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即北韓)仍然是全世界最孤立的國家之一。該國政權一貫採取壓制手段,繼續控制人民生活的各個方面,剝奪他們的言論自由、宗教自由、新聞自由、集會自由、結社自由、遷移自由以及勞工權利。2005年12月,北韓政權要求大量削減在北韓活動的國際非政府組織,結果使自己進一步被孤立。

在緬甸,軍人政權靠強權維持統治,繼續用所謂民主改革和尊重人權的虛假許諾掩蓋其殘暴統治和鎮壓手段。強制勞動、人口販運、徵用兒童兵 和宗教歧視等問題依然引起人們的嚴重關注。軍隊採取強暴、酷刑、死刑和強迫少數民族遷移等手段繼續侵犯人權。緬甸政權通過監視、騷擾和監禁包括諾貝爾獎得主,反對派領導人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在內的政治活動人士維持鐵腕統治。目前昂山素季依然在未經起訴程式的情況下遭到軟禁。

2005 年,伊朗政府已經很差的人權與民主紀錄更為惡化。在6月的總統選舉中,1,000多在冊候選人,包括所有的女性候選人,被伊朗護教會議(guardian council)無理剝奪競選資格。新當選的強硬派總統否認二戰期間發生過對猶太人的大屠殺並揚言要消滅以色列。在執政的神職人員和總統的統治下,數百名 被監禁的政治犯的處境日益惡化,新聞自由受到進一步鉗制,社會與政治自由繼續受挫。各種嚴重的侵權行為繼續存在,例如即時處決人犯,嚴重侵犯宗教自由,以民族和宗教為由實行歧視,造成人員失蹤,實行極端的警戒主義,採取酷刑和其他侮辱人格的行為等。

在辛巴威,政府持續侵犯人的尊嚴和基本自 由,加緊控制公民社會和非政府人權組織,並操縱3月的議會選舉。反對派成員遭到酷刑和強暴等形式的虐待。新的憲法修正條款允許政府限制公民出境,通過土地徵購專案將重新分配的所有土地轉入政府名下,並取消對土地徵購提出法庭抗辯的權利。政府以拆除所謂非法住房與商業設施為名發起的"恢復秩序行動" (Operation Restore Order)使70多萬人流離失所,喪失生計。辛巴威脆弱、蕭條的經濟因此更形窘迫。

古巴政權繼 續通過由共產黨和國家控制的群眾組織控制人民生活的各個方面。古巴政權壓制人們要求實行民主改革的呼聲,打擊諸如要求舉行全國公民投票的"巴雷拉方案" (Varela Project)等活動。古巴當局對推行這項方案的活動人士進行逮捕、拘押、罰款和威脅。政府至少將333人作為政治犯投入監獄或實施拘押。

中國的人權紀錄依然不良,政府繼續嚴重侵犯人權。公開表示反對政府的政策和觀點或對政府權威提出異議的人士遭到政府或安全當局的騷擾、拘押和監禁。人們要求 糾正處理不公的問題所引發的社會騷動和抗議活動大幅增加,曾發生多起暴力鎮壓事件。為提高司法權威和減少警方和安全部隊獨斷專行的行為所擬定的重要措施陷入停頓狀態。對媒體和網際網路的限制仍在繼續。對少數民族,特別是對維吾爾族和藏族的壓制有增無已。新通過的宗教事務法規擴大了對註冊宗教團體某些活動的法 律保護,但對未註冊的宗教團體的壓制仍在繼續,法輪功精神運動繼續遭到鎮壓。

在白俄羅斯,盧卡申科(Lukashenko)總統及其獨裁政 權繼續獨攬大權。反對派政治家、獨立工會領導人、學生和報紙編輯等各類民主人士因批評盧卡申科及其政權而遭到拘押、罰款和監禁。盧卡申科政府越來越多地利用稅務檢查和新的註冊規定等手段製造困難或設置禁忌,限制非政府組織、獨立媒體、政黨及少數民族和宗教組織合法開展活動。

第二,人權與民主密切相關,兩者對長期穩定與安全都至關重要。尊重本國公民權利的自由民主國家有助於為持久和平奠定基礎。與此成對照的是,經常嚴重侵犯本國人民人權的國家往往對鄰國和國際社會構成威脅。

緬 甸即為其中一例。緬甸惟有改弦易轍,恢復走民主的道路,緬甸人民的基本權利才能實現。軍人政權拒絕承認1990年具有歷史意義的自由、公正的立法機構選舉的結果。緬甸政權殘酷的、破壞性的暴虐統治給緬甸人民帶來了巨大苦難,造成難民外流、傳染病蔓延及毒品與人口販運等現象,給鄰國造成了各種難題或加劇了問 題的嚴重性。12月16日,聯合國安理會對緬甸局勢進行了具有重大意義的討論。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提供了另一個例子。在朝鮮半島被分隔 之時,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和大韓民國(即韓國)的經濟狀況大致相當,南北雙方均處於專制統治之下。政治與經濟自由的差別如今造成了南北方的差距。今天,北韓人民被剝奪了最基本的自由,北韓政權的專制統治使成千上萬的百姓淪為難民。北韓政府通過毒品販運、偽造貨幣和捲煙等產品及走私等非法活動獲得硬通 貨。平壤還對國際社會屢次要求撤銷其核專案的呼籲置若罔聞。

伊朗政府繼續無視伊朗人民要求有一個負責任的、可以信賴的政府的願望,繼續推行 尋求核武器能力的危險政策,向恐怖組織提供支援,並通過其新任總統發表公開講話等途徑揚言要摧毀聯合國的一個會員國。伊朗剝奪本國人民的基本權利,干涉伊拉克,支持真主党、哈馬斯等恐怖組織,拒絕在這些問題上進行有建設性的接觸,這一切使伊朗在全世界進一步被孤立。

敘利亞政府也同樣拒絕國際 社會要求其尊重本國人民基本自由和停止干涉鄰國內政的呼籲。敘利亞繼續向真主党、哈馬斯和巴勒斯坦的其他抵制組織提供支援,同時未與聯合國國際獨立調查委員會就黎巴嫩前總理哈裏裏(Hariri)在貝魯特被刺事件進行的調查充分合作。首席調查員提交的報告認為,有證據表明敘利亞當局參與這一事件。報告明確指出,敘利亞官員表面上聲稱要給予合作,而實際上卻故意誤導調查人員。

與上述情況成對照的是,過去幾年來,巴爾幹各國在人權、民主和法治領 域全面取得明顯改善,地區穩定與安全因此得到增強。民主政府接二連三建立起來,更多的戰爭罪犯正在受到審判,大量流離失所的百姓返回家園,各種選舉越來越符合國際標準,鄰國間為解決衝突後問題和地區問題的合作日益加深。對於通過國內法庭審判被控犯有戰爭罪行的人,原屬前南斯拉夫的很多國家已經取得進展,這 對實現民族和解與地區穩定具有重要意義。但到2005年底,兩名被通緝的戰爭罪嫌疑人拉多凡·卡拉季奇(Radovan Karadzic)和拉特科·姆拉吉奇(Ratko Mladic)依然逍遙法外。

第三,在一些國內發生衝突或捲入邊界衝突的國 家,政府犯下了某些最嚴重的侵犯人權的行為。2003年,蘇丹政府試圖通過武裝賈賈威德(janjaweed)民兵並允許其劫掠達爾富爾地區的方式來平息非洲反叛分子在該地區發動的一場小規模暴動,結果引起一場惡性衝突。美國國務院於2004年認定,在達爾富爾發生了滅絕種族的大屠殺。2005年,事態繼 續擴大。截至2005年底,至少有7萬平民死亡,近200萬人因戰亂流離失所,20多萬難民逃往鄰國乍得。在達爾富爾,酷刑盛行屢見不鮮,對婦女施暴亦司空見慣,強暴婦女甚至成為戰爭手段。有報告說,一些婦女被押往沙漠深處,至今下落不明。蘇丹政府與蘇丹人民解放運動(Sudan People's Liberation Movement)簽訂的《全面和平協定》(Comprehensive Peace Agreement)為7月通過憲法和組建民族團結政府開闢了道路。這屆政府的任期至2009年舉行選舉為止。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向達爾富爾部署了7,000人的軍隊,這些軍隊的進駐有助於制止部分暴力活動,但未能徹底制止暴力。2005年底,得到政府支持的賈賈威德民 兵仍繼續襲擊平民。

尼泊爾的不良人權紀錄進一步惡化。政府宣佈2月至4月國家處於緊急狀態,中止除人身保護權以外的一切基本權利。在此期間 及此後,政府繼續採取大量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在很多情況下,政府無視最高法院發出的人身保護令,經常再次逮捕學生領袖和政黨領導人。毛派反政府分子也繼續大規模採取酷刑、殺人、炸彈襲擊、招募兒童兵、綁架、敲詐等行徑,並迫使學校和商業設施關閉。

2005年,象牙海岸的政治危機繼續使國家 處於分裂狀態,並導致對人權的進一步侵犯,其中包括政府軍和反政府的安全部隊實施的強暴、酷刑和法外殺人。關於反政府軍招募兒童兵的報告有所減少,很多兒童兵被遣散。政治反對派繼續遭到暴力攻擊或暴力威脅。儘管國際社會和非洲聯盟繼續作出努力,有關成立權力共用的政府的政治進程仍然停滯不前。9月底,為 10月30日舉行選舉的籌備工作幾無進展,解除反政府組織"新軍"(New Forces)武裝的工作也尚未開始。10月6日,非洲聯盟決定,洛朗·巴博(Laurent Gbagbo)總統的任期最多延長一年。

在俄羅斯北高加索地區的車臣等地,聯邦軍隊和親莫斯科的車臣軍隊進行了侵犯人權的活動,包括採取酷刑,實施即時處決,造成人員失蹤和任意拘捕。有時,親莫斯 科的車臣准軍事人員似乎脫離俄羅斯的指揮體系而獨立行動,但沒有跡象表明聯邦當局作出任何有效的努力對他們的行動加以約束或追究其肆無忌憚侵犯人權的責任。反政府軍也繼續在北高加索地區製造恐怖爆炸事件並從事嚴重侵犯人權的活動。2005年,北高加索地區整體環境混亂不堪,腐敗猖獗,暴力和侵犯人權的行為在各處繼續蔓延。

在包括剛果民主共和國、盧旺達、布隆迪和烏干達在內的非洲中部大湖地區,內戰、大規模種族暴力衝突和與衝突相關的侵犯人 權的行徑已肆虐達10多年之久。但從總體來看,2005年的暴力活動有所減少,人權狀況顯著改善,成千上萬流離失所的百姓得以重返家園,特別是布隆迪人。 布隆迪四年的過渡進程已經結束,剛果民主共和國歷史性的選舉工作也取得了進展。大湖地區各國政府為遣散軍隊中數以千計的兒童兵及各反政府組織的兒童兵取得重大進展。同時,儘管剛果軍隊在聯合國支持下開展了解散剛果共和國各武裝組織的軍事行動,以剛果東部為根據地的各武裝組織繼續擾亂該地區的穩定,並互相爭 奪戰略資源和自然資源。盧旺達、烏干達和布隆迪等國數以千計的反叛分子,包括領導1994年盧旺達滅絕種族大屠殺的盧旺達反叛分子,繼續反對各自國家的政府,襲擊剛果民主共和國的平民,採取大量嚴重侵犯人權的行動,特別是針對婦女和兒童。據報導,盧旺達和烏干達政府繼續通過某種渠道向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 開展活動和採取侵犯人權行為的武裝組織非法輸送武器。

在哥倫比亞,與持續了41年的國內衝突相關的侵犯人權的行徑繼續發生。但是,由於政府 對非法武裝組織集中發起軍事攻勢,同時遣散准軍事組織成員的工作也在持續進行,殺人和綁架事件有所減少。哥倫比亞還啟動了一項為期四年的進程,以實施一種新的兩造訴訟形式的刑事程式法規。但是,有人逃避懲罰的問題仍然構成嚴重障礙,特別是那些被指控過去曾侵犯人權的官員以及某些曾與准軍事組織勾結的軍方人 士。

第四,在公民社會和獨立媒體遭到攻擊的地方,言論、結社和集會的基本自由也受到破壞。健全的公民社會和獨立媒體能夠提高公眾對自身權利的認識,揭露侵權行徑,敦促實行改革並要求政府負責,從而有助於為繁榮人權事業創造條件。

各國政府即使不贊同有關看法或行動,也應當捍衛 ── 而不應當侵犯 ── 媒體及公民社會成員和平行使各項基本自由的權利。對行使這些自由權施加的法律限制只有在符合有關國家人權義務的情況下才屬正當,不能使其純粹變成約束這些權利的藉口。

國家如果以法律為政治武器或鎮壓工具鉗制公民社會和媒體,屬於利用法律維護統治而不是捍衛法治。法治是對國家權力的一種制約,是保護個人的人權不受國家權力侵犯的制度。相形之下,利用法律維護統治可能造成濫用權力,即利用法律和司法系統維護統治者對被統治者的統治權。

2005年,全球各地都有國家通過了限制媒體和非政府組織的法律或專門針對它們採取了有關法律措施,這類國家的數目之多令人憂慮。具體事例如下:

柬埔寨政府在本年度利用現行的刑事誹謗法規對批評人士和反對派成員進行恐嚇、拘捕和起訴。

中國加強控制媒體和網際網路,已知發生兩起逮捕事件。

辛巴威政府逮捕了批評穆加貝(Mugabe)總統的人士,騷擾並任意關押新聞工作者,關閉了一份獨立報紙,強行驅散示威群眾並逮捕、關押反對派領導人及其支持者。

委內瑞拉通過了有關誹謗中傷以及限制廣播媒體內容的新法律,再加上司法騷擾和人身恐嚇,導致媒體自由受到限制並造成自我審查的空氣。繼續有報導揭露該國政府 派出的人員和支持者對政治反對派成員、幾個非政府人權組織和其他公民社會團體進行恐嚇和威脅。還有一些非政府組織指控該國政府利用司法體制對政治反對派施加限制。

在白俄羅斯,盧卡申科政府進一步鎮壓反對派團體,並對公民社會施加了種種新的限制。當地發生了出於政治動機的逮捕事件,有幾份獨立報紙被關閉,其他一些獨立報紙的運作受到阻礙,還有非政府組織遭到騷擾。

在俄羅斯,襲擊非政府組織辦事處的事件、社團登記存在的問題、非政府組織負責人和工作人員受到的恐嚇以及外籍非政府組織人員的簽證問題,還有俄羅斯議會通過 約束非政府組織的新法律,均造成了負面影響。克里姆林宮(Kremlin)還採取行動限制媒體發出批評的聲音。該國政府削弱了廣播媒體的多樣性,特別是作 為大多數俄羅斯人主要新聞來源的電視媒體。截至2005年底,所有全國性的獨立電視臺都被政府機構或親政府機構接管。

第五,民主選舉本身不能確保人權得到尊重,但能促使有關國家走上改革之路並為實現人權保護制度化奠定基礎。民主選舉是民主化漫長進程中的里程碑。民主選舉對於建立實行法治和傾聽公民呼聲的負責任的政府和政府機制至關重要。

2005 年是伊拉克在民主、民主權利和自由方面取得重大進展的一年。倡導人權的非政府組織及其他公民社會組織穩步成長。1月30日的議會選舉標誌著,這個在不久前經歷過某些最惡劣的侵權事件的國家,為鞏固政府機制對人權和自由的保護向前邁出了一大步。在10月15日的全民公投和12月15日的選舉中,伊拉克選民通 過了正式憲法並選出了這個國家新的立法機構,立法委員會 (Council of Representatives)的成員,從而鞏固了為民主前景確立框架的民主機制。儘管歷史性選舉和民主政府的新型機制為取得實質性進展提供了構架,但公民生活和社會結構仍因主要由暴亂分子和恐怖分子製造的大規模暴力活動而處於高度緊張狀態。此外,有關派系的一些武裝分子和安全部隊人員往往不經政府授權 擅自行動。儘管如此,伊拉克政府仍然確定並堅持以尊重政治權利為基礎的法定民選制度。

儘管阿富汗人民曾多年被剝奪了基本人權,但他們在 2005年繼續展示自己有勇氣和決心實現自由與尊重人權的未來。9月18日舉行的選舉是近30年來的首次議會選舉。婦女選民熱情高漲,積極參加投票。這次選舉共有582名女性候選人競選公職。由於2004年憲法規定為女性保留部份下議院席位,有68名婦女當選下議院議員。但即使沒有為女性保留席位,這68 名婦女中也有17人完全可以根據自己的實力當選。在上議院,34個由總統指定的席位中有17席為女性保留,再加上省級委員會選出的5名女性,共有22名女性當選上議院議員。9月18日舉行議會選舉之際,阿富汗政府仍然面臨著爭取將權力擴展到各省中心地區的艱難局面,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是某些地區持續不安定 和存在暴力抵抗。

烏克蘭在爆發橙色革命(Orange Revolution)並隨後選舉出代表民意的新政府後,人權狀況出現明顯改善。2005年,警官的負責程度有所提高,大眾媒體也獲得了更大的獨立性。對集會自由的干涉基本停止,對結社自由的限制大都被取消。各類國內與國際人權組織也基本上能在不受政府干擾的情況下運作。

作為世界上人口最多 的以穆斯林為主體的國家,印尼為加強民主體制的構架取得了重大進展。經過一系列具有歷史意義的地方選舉,印尼人民首次做到了直接選舉城鎮、地區和省級領導人。印尼的人權狀況有所改善,儘管仍然存在重大問題以及嚴重的侵權現象。印尼取得的一項關鍵性進展是8月15日與自由亞齊運動(Free Aceh Movement)達成的里程碑式的和平協議,從而結束了數十年的武裝衝突。印尼政府還設立了巴布亞人民議會(Papuan People's Assembly),並為履行《2001年巴布亞特別自治法》(2001 Special Autonomy Law on Papua)採取了其他一些步驟。

黎巴嫩取得了重大進展,結束了長達29年的敘利亞軍事佔領並在一個民選議會的領導下恢復行使主權。不過,敘利亞繼續產生的影響仍然是一個問題。

利比裏亞摒棄充滿暴力的過去並向一個自由與民主的未來邁進,在發生巨大轉變之際開始登上國際民主舞臺。11月23日,埃倫·詹森-瑟利夫(Ellen Johnson Sirleaf)在多党總統選舉中獲勝,成為非洲第一位選舉產生的女性國家元首,為利比理亞從內戰走向民主豎立了里程碑。過渡政府基本尊重公民的人權,並通過了增進人權的立法。但員警濫用權力、官員腐敗等種種問題仍然存在,並且由於14年的內戰造成基礎設施嚴重受損以及貧困和失業普遍存在等後遺症,有關問 題進一步惡化。

第六,民主改革與人權的進程不可能有確定的規律,也不可能獲得任何保證。一些國家的民主政府機制依然薄弱並且仍在艱苦奮鬥之 中,其他一些國家則尚未全面致力於民主進程。前進的道路可能因種種坎坷出現曲折,甚至可能出現嚴重倒退。通過民主選舉產生的政府一旦掌權也可能不一定實施民主治理。

2005年,很多致力於民主改革的國家得到的結果好壞參半,還有些國家出現了倒退。

吉爾吉斯共和國的人權記錄在3 月至6月領導層變更後有了明顯改善,但問題依然存在。阿卡耶夫(Akayev)總統在反對派為抗議選舉舞弊舉行示威並佔領政府駐地主樓後逃離該國。7月的總統大選和11月的議會選舉在某些方面比前幾次選舉有所改善。但憲法改革停滯不前,而且腐敗仍然是一個嚴重問題。

在厄瓜多爾爆發大規模抗議 活動,軍隊和國民員警領導人公開宣佈不再支持民主選舉產生的總統盧西奧·古鐵雷斯(Lucio Gutierrez)後,厄瓜多爾議會於4月解除了古鐵雷斯的職務。副總統阿爾弗雷多·帕拉西奧(Alfredo Palacio)接替總統一職,大選定於2006年舉行。

儘管剛果民主共和國過渡政府將全國大選推遲到2006年舉行,但這個國家進行了40年來的首次全國性民主公投。儘管出現了一些弊端,但選民仍以壓倒多數在基本自由、公正的全國公投中通過了新憲法。

烏干達議會於6月批准了一項引起爭議的取消總統任期限制的修正案,為穆塞韋尼(Museveni)總統尋求第三個任期鋪平了道路。不過,烏干達公民在全民公投中支持建立一個多黨派政府體制,烏干達議會為此修改選舉法,允許反對派參與選舉及政府事務。

埃 及政府修訂了該國憲法,以便在9月舉行首次多黨派總統選舉。有10個政黨提名候選人參選,競選期間出現激烈的公開辯論、更強的政治意識和更高的政治參與程度。但參加投票的選民比例較低,還有可靠消息說計票過程中普遍存在舞弊現象。在總統選舉中排名第二的艾曼·努爾(Ayman Nour)於1月被剝奪議員豁免權,並在受到長達6個月的不符合基本國際標準的審判後,於12月因偽造罪被判處5年徒刑。在11月和12月舉行的議會選舉中,附屬於被取締的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的候選人獲得了重大勝利。但在這些選舉中,安全部隊過度使用武力,選民參加投票的比例低,而且出現操縱選票的現象。埃及政府不允許國際觀察人員考察總統大選和議會選舉的情況。由埃及議會組建的國家人權委員會發佈了首期報告,坦誠地記錄了政府的侵權行為。

5月舉行的埃塞俄比亞議會選舉中,國際觀察人員發現了多起舞弊及恐嚇選民的事件。對此次選舉表示抗議的數十名示威者被安全部隊殺害。有關當局關押、毆打並殺害了反對派成員、非政府組織工作人員、少數民族人士和媒體人員。

阿塞拜疆於11月舉行的議會選舉雖然在某些方面有所改進,但仍未達到一系列國際標準。根據多項可靠報告,一些地方官員干涉選舉進程並濫用國家資源,集會自由受到限制,員警過度使用武力驅散集會人群,計票和統計工作中還出現了舞弊和嚴重違規現象。迄今為止,在選舉後受理申訴期間所採取的措施並未完全彌補選舉過 程的缺陷。

哈薩克斯坦在12月總統大選的準備階段出現一些改進,但大選總體而言沒有達到自由與公正選舉的國際標準。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 (Organization for Security and Cooperation in Europe)民主機制與人權辦公室(Office of Democratic Institutions and Human Rights)指出,對政治言論的嚴厲限制使發表某種批評總統的意見遭到禁止,反對派和獨立派候選人沒有獲得利用媒體競選的公平機會,反對派的競選活動還遭到了暴力干擾。在2005年頒行的立法,特別是禁止極端主義法、國家安全修正案和選舉法修正案,削弱了對人權的法律保護,並擴大了行政部門監管和控制公 民社會和媒體的權力。但憲法法院認定一項限制非政府組織的法規違反憲法。

烏茲別克斯坦已屬不良的人權記錄在2005年嚴重惡化。5月,安集 延(Andijon)市發生暴動,當局過度使用武力,政府還持續採取一系列壓制措施,直至年底。2月至5月,一些商人因受到從事伊斯蘭極端主義活動的指控而受到審判,引發了一系列支持他們的和平抗議活動,隨後又發生了暴動。5月12日至13日夜間,一些身份不明者從員警部隊奪取武器,攻擊了關押以上被告的 安集延市監獄,打死了幾名看守,並放出了包括這些被告在內的數百名囚犯。他們隨後佔領州政府大廈並劫持了一些人質。據目擊者講述的情況,5月13日,政府軍向包括手無寸鐵的民眾在內的人群肆意掃射,造成數百人死亡。事態平息後,烏茲別克斯坦政府還騷擾、毆打並關押了數十名人權活動人士、新聞工作者以及其他 一些揭露事件真相的人士,並在不符合國際標準的審判中對許多人判處徒刑。烏茲別克斯坦政府強迫多個國內及國際非政府組織關閉,並嚴厲限制繼續運作的非政府組織的活動。

俄羅斯繼續爭取將權力集中在克里姆林宮,從而發號施令,實行自上而下的民主。為此,克里姆林宮取消了地方行政長官直選,主張由 總統提名並由立法機構批准。根據俄羅斯目前的情況,分權制衡即使存在也十分薄弱,有關的體制在允許行政部門進一步獨攬大權的同時,降低了政府對選民負責的程度。選舉和政黨法修正案,名為從長遠出發加強全國政黨的實力,實則可能削弱反對派在選舉中的競爭力。這種趨勢,再加上媒體繼續受到限制,議會惟命是從, 執法工作的腐敗和不公正,司法系統遭受政治壓力,以及一些非政府組織受到騷擾,造成了政府領導人對人民負責的程度下降。

儘管巴基斯坦總統穆 沙拉夫(Musharraf)公開承諾實行民主轉型和堅持"開明溫和",但巴基斯坦的人權記錄依然不良。遷移、言論、結社和宗教自由繼續受到限制。民主化進程的進展有限。在2005年舉行的地方政府選舉中,國際和國內觀察人士發現了嚴重的弊端,其中包括政黨的干涉行為,致使全國部分地區的投票結果受到影 響。4月,員警在巴基斯坦人民黨(People's Party)成員抵達支持貝娜齊爾·布托(Benazir Bhuto)的丈夫阿西夫·阿裏·紮爾達裏(Asif Ali Zardari)的集會地點前,逮捕了大約1萬名人民黨活動人士。安全部隊採取法外殺人的手段,不遵守正當程式,任意逮捕人員並實施酷刑。整個政府和員警部隊系統的腐敗現象無所不在,而政府並沒有為解決問題採取什麼行動。犯有侵犯人權行徑的安全部隊官員大都逍遙法外。

儘管現實嚴峻,障礙重重,但全世界要求增進個人及政治自由並普及民主原則的呼聲日益高漲。例如,在大中東及北非地區,最近幾年開始出現政治多元化的局面,前所未有的選舉相繼舉行,婦女和少數族裔獲得新的保護措施,各地都提出了進行和平與民主變革的要求。

2005 年11月,"未來論壇"(Forum for the Future)在巴林的麥納麥(Manama,Bahrain)舉行會議,來自大中東及北非地區16個國家的40名公民社會組織代表與這些國家的外長一起出席了會議。公民社會領袖闡述了一系列重點目標,特別強調法治、透明度、人權和婦女權益。這些公民社會代表中有"民主援助對話"(Democracy Assistance Dialogue)組織的代表,他們介紹了公民社會領袖與有關政府官員一年來就選舉改革和發展合法政黨等關鍵問題展開的討論和辯論的結果。不斷壯大的"民主援助對話"網路中有來自大中東及北非地區的數百名公民社會領袖。為了更有力地支援該地區不斷增強的改革努力,本屆論壇還發起了一個直接向公民社會提供支 持的"未來基金會"(Foundation for the Future),和一個支持在本地區投資的"未來基金"(Fund for the Future)。公民社會參與"未來論壇"的廣度和深度達到了空前水平,具有十分積極的意義,為公民社會和各國政府就政治改革問題展開真正的對話與合作開創了重要的先例。

"未來論壇"僅僅是美國、八國集團(Group of 8)其他成員國以及該地區各國政府為當地人民在大中東及北非地區實行改革的願望提供支持的多種機制之一。

本年度報告說明全世界對人權和民主的呼聲日益高漲,這既不屬於某些純理論的推導結果,也不可能是外國政府的籌畫。人們的呼聲來自人類對有尊嚴、有自由的生活的嚮往,來自每一個社會各種年齡的男女志士為自由事業奮鬥與奉獻的勇氣和毅力。

(導言部份完)

轉貼自:http://usinfo.state.gov/mgck/Archive/2006/Mar/08-913565.html

全文請見:美國國務院2005年度各國人權報告(英文版)

http://www.state.gov/g/drl/rls/hrrpt/2005/index.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