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致命的均衡/強力毒藥/腦髓地獄

我看《致命的均衡》時,一直聯想到Carl Djerassi(口服避孕藥的發明人,《康特的難題》和《馬克斯之死》的作者)。因為,故事背景也設定在大學,一樣是談學術界中的權位、學術地位的鬥爭;唯一不同的是,在《康特的難題》,研究生只是串改實驗數據,而在《致命的均衡》,卻死了人。

這本小說運用了很多經濟學的理論在解題,單單看作者深入淺出的介紹功力,就已經值回票價了!至於故事性,我個人認為,則似乎還有待加強。

 

根據經濟新潮社的總編輯林博華的推薦,相關的經濟小說還有以下幾本,也都值得一看。林博華指出:『羅素羅伯茲(Russell Roberts)所寫的《抉擇:自由貿易vs.保護主義的寓言》(經濟新潮社出版)於一九九四年在美初版,獲得巨大迴響,這本小說主要是讓十九世紀的偉大 經濟學家李嘉圖重返人間,並著墨自由貿易的好處和啟示,想瞭解國際貿易原理的讀者,這是最佳入門書。之後羅伯茲還寫了《愛上經濟》(經濟新潮社出版),這小說藉由一個愛情故事的外衣,讓一男一女在日常生活中不斷辯論經濟問題,而且男主角是教經濟的老師,教學方法極生動有趣,有助於也激發學生的思考。另外還有強納森.懷特(Jonathan B. Wight)寫了一本小說《發現亞當斯密》(經濟新潮社出版),讓現代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還魂於世間,駁斥人們只知道《國富論》裡頭「看不見的手」,卻不知道他所關注的是人類幸福與道德的根源,而還原亞當斯密的完整面貌。』

 

. 

強力毒藥》(Strong Poison)是Dorothy L. Sayers(桃樂絲.榭爾絲)的作品。

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話,應該會記得在推理百大的榜單中,至少有三、四本Dorothy L. Sayers的書上榜,而《強力毒藥》正是其中之一。

(在此得先謝謝一位卜洛克的粉絲,因為這本書的出版資訊是他告訴我的)

看了唐諾的介紹後,我才知道,為什麼我會對Dorothy L. Sayers那麼陌生!Dorothy L. Sayers和推理女王阿嘉莎.克莉絲蒂同一個時代,事實上,Sayers只比克莉絲蒂小三歲(不幸的是,克莉絲蒂又比她多活了好幾十年)。這幾乎是非戰之罪,哪一個推理小說家有可能和克莉絲蒂同一個年代、而可以不被忽略?就好像我們這個時代一副只有麥可.喬丹會打籃球一樣。

在月亮的旁邊,之所以不會有星星,不是因為真的沒有星體在月球旁邊,而是視覺錯覺作祟的結果。

 

《強力毒藥》很有趣,說的是一個推理女作家被指控用砒霜毒殺前任情人,而剛好,她正在著手寫一本跟毒殺有關的推理小說;因此,她的書房滿佈毒物學的書籍,她也實地購買各種毒藥(當然包括砒霜),以觀察毒藥取得的難易……。總之,指證歷歷。

不過,對我而言,這種建立在心理推理的推理小說,已經不太能滿足我「嗜血」的慾望了,我覺得推理十分薄弱、兼且無趣。加上,溫西爵爺,這樣一位貴族神探的設定,也讓我覺得很不奈……唉,但這不是因為我厭惡安樂椅上的英雄,事實上,艾勒里.昆恩創造的雷恩,我就很喜歡。

我想,問題可能出在性格描寫有點太平版,以致讀者很難投射任何想像進去。

 

 

.

 

腦髓地獄》是夢野久作的作品,號稱日本推理界的四大奇書之一。(四大奇書分別是:《黑死館殺人事件》、《腦髓地獄》、《虛無的供物》、《匣中的失樂》。)

《腦髓地獄》不是傳統的類型小說,而是一般所謂的「變格」推理小說。

老實說,我並不是很喜歡這本書,事實上,我覺得這本書讓我讀得很痛苦,覺得沒什麼意義可言。

不過,夢野九作設想的心理遺傳,如人類的文化、祖先的記憶會遺傳到子代,現在好像有些持基因決定論的人也這麼想?不過當然,他們想的比較是器質性的遺傳,和夢野九作說的不太一樣。倒是,夢野九作想的心理遺傳,在我看來,比較像是心理學家榮格說的「集體無意識」,即,人類的心智會在無意識地情況下受社會文化影響。

另外,夢野九作也花了很長的篇幅批評現代的精神病院、療養院,只是社會為了方便行事而把所謂的「非正常人」拘禁的手法,而所謂的「非正常人」其實根本不比「正常人」瘋狂,「非正常人」會有的情緒困擾,「正常人」也會有。

然而,毫無疑問地,夢野九作沒有明確區分精神官能症和精神疾病的差別,這進一步導致他在書中產生邏輯矛盾,又反對設置精神病院,反對區分正常與瘋狂,但又認為有些人確實需要治療……

 

這是一本我得耐著耐心看的書,連譯者林敏生都承認,翻譯這本書讓他覺得很痛苦。也許有人有興趣挑戰,不過,我是一點都不想去看那其他的「奇書」了!

. 

 

最後,想耽擱各位幾分鐘。 

我覺得、也深信,將網路(虛擬)與現實區分有其必要,並且,我認為文字常常是一種騙局。亦即,你們透過「私觀點」認識的人,充其量只是Fran,並不是真的「我」。

對於你們的友善、寬容、耐心、好奇,我深深覺得受之有愧,進一步,對於不得不去傷害年輕的熱情心靈,也讓我感覺到很難過……。

但是,「我」終究不是你們所想像的那個人,反而,是你們在我的文字裡,投射了過多的個人感情,以致令自己誤入自己一手編織的騙局;作為一個具有基本道德感的人,我有責任及義務不暗示、不默許你們沈浸其中。 

僅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