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愛情劊子手》:Yalom論「存在的既定事實」

Yalom這本《愛情劊子手》相當於《存在心理治療(上)死亡》和《存在心理治療(下)自由、孤獨、無意義》的「臨床版」。也就是,《存在心理治療》是理論性的闡釋,說明Yalom對精神動力分析的立場與想法,而《愛情劊子手》則透過十個病例,印證、對照出Yalom的存在主義心理學的理論。

Yalom在〈序〉中即指出:「我的假設是:根本的焦慮源於個人千方百計 --- 也許是自覺的、也許是不自覺的 --- 要解決生存的『既定事實』(”Givens” of Existence)。此一存在觀點以及基於此一觀點而產生的理論與實踐,在拙作《存在心理治療》一書有所詳述。」(p.7

然而,什麼是生存的「既定事實」呢?

Yalom表示分別是:「我們每一個人以及我們所愛的人必然都會面臨死亡;我們必須按自己的意願營生的自由;我們終歸是孑然一身的孤獨;以及人生並無顯而易見的意義可言。」(p.7

 

由於Yalom簡直是在《愛情劊子手》的〈序〉中,簡單、清楚、明確地解釋了他在《存在心理治療》所提出的理論,因此,在此,我決定只把它摘錄下來和各位分享,而不做多餘又無謂的說明或評論。(當然,也是因為我基本上相信這套說法)

 

「在這些人生無可避免的事實當中,死亡最為明顯,但憑直覺即可感受得到。……為了適應死亡這個赤裸裸的現實,我們不斷挖空心思,設法否認或逃避死亡。幼年時候,我們藉親情、神話與宗教之助否認死亡。稍長,我們將之轉化成一個實體,比如妖魔、睡魔或邪魔,死亡搖身一變具有人格。……年歲愈增,我們學會忘懷死亡之道。我們分心有術,從事有益世道人心、肯定人生價值的事業,交棒,退休,皈依上帝,終於心安理得。」(p.8

……保護我們不至於在焦慮面前束手無策的無意識心理,已經把恐懼和死亡分離開來。這種分離過程是無意識的,肉眼看不到的。然而,排除死亡念頭的心理機構偶爾會失靈,此時死亡焦慮就會突破心理防線,耀武揚威起來,這種時機不多,可能發生在清醒的時刻,也可能發生在與死亡擦肩而過之後,或是至愛的人過世時。更常見的是,死亡焦慮就在惡夢中冒出頭來。」(p.9

……我注意到兩個方法,用來化解對死亡的恐懼最有效、最簡便。也就是可以提供安全感的兩個信念 --- 也可以說是兩個妄想。一是相信個人的特殊稟異(specialness),二是相信此生確有終極救星(an ultimate rescuer)。」(pp.9-10

「『特殊稟異』指的是,在生物學的一般定律與人類的命運之外,相信人稟具金剛不壞的本事,不受傷害又不可侵犯。……排除死亡念頭的另一個主要機制,即「終極救星的信念」,使我們得以感受到有一外在力量永遠看守、保護我們。……這兩組信念相生相剋,構成人對自身環境的兩個極端反應。生而為人,人如果不能庇護自己,只好永生永世尋求庇護。我們大多數的人在大部分的時間,為了生活過得愜意,都有意避開虎視眈眈的死亡,……但是,有個辦法教我們:面對死亡絕不畏縮,會使智慧變得圓熟,人生愈形豐富。縱使死亡的『事實』摧毀了我們的形體,死亡的『觀念』還是可能挽救我們免於崩潰。」(pp.10-11

 

「自由這個既定事實,看似與死亡處於兩極。我們一方面懼怕死亡,一方面也普遍認為自由無疑是積極肯定、有益世道人道。……然而,從存在觀點來看,自由與焦慮難分難解,因為,自由的概念意味著,我們生來死去終老於斯的這個宇宙,並非出自永恆宏偉設計藍圖的美好結構。自由的意思是,人要為自己的選擇、行動、自己的生活處境負起責任。」(pp.11-12

「『責任』一詞雖然可以有許多不同的用法,我個人偏好沙特的定義。他說,擔負責任就是『擔任設計師』,因此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生活方案的設計師。我們可以自由設計自己的人生,但放棄不了自由;沙特可能會說,我們注定擁有自由。……焦慮就是在這個自我建構的觀念中久駐不去:我們都是渴望井然有序的結構的生物,而自由意味我們立足之處的下方一無所有,完全一片空無,因此自由的概念令我們悚然驚悸。」(p.12

每一位心理醫師都知道,治療之初最緊要的一個步驟是,使病人相信他得為自己面臨的人生困境負起責任。一旦認為自己遭遇到的困然是外在因素引起的,治療必定無效。如果問題真是外力造成的,如何要求病人改變自己呢?果真是要改變或調換外在世界,比如朋友,工作,配偶嗎?」(p.12

 

「存在孤獨是第三個既定事實,意指自我與其他人之間無法跨越的鴻溝。人不只與其他人隔離;由於人是他生活於其中的世界的一部份,因此人和世界也是隔離的。這種孤獨有別於另外兩種孤獨,即人際孤獨與人心孤獨。缺乏交際手腕或是沒有自己的個性,在團體中格格不入,在社會上寸步難行,這種人經驗到的就是人際孤獨。自我的組成部分一旦分裂,比如一個人把他的情感從某一事件的記憶分離開來,人心孤獨便油然而生。」(pp.15-16

存在孤獨沒有一勞永逸的解決辦法,……病人一心一意要逃避孤獨,可能會妨害他與別人的人際關係。許多人的友誼會破裂或婚姻會失敗,就是因為他利用別人作為抵抗孤獨的盾牌。有一種常用而且效果卓著的消除存在孤獨的方法,此即融合(fusion):軟化病人自我設限的藩籬,使其與別人融為一體。」(p.16

「人生的一大矛盾是,自知產生焦慮。融合能泯除自知,化解焦慮既徹底又激烈。……[]…在這種情況下,焦慮是甩掉了,卻也失去了自我。」(pp.16-17

 

「既然死亡無從避免,既然我們一切的成就,乃至整個太陽系,終有化成灰燼的一天,……那麼,人生到底有何垂諸千秋萬世的意義?這個問題困擾著當代無數男男女女。許多人尋求心理治療,因為他們覺得人生沒有意義,沒有目標。」(p.18

……尋求意義,與尋求歡樂相當類似,得用迂迴的技巧,不能單刀直入。意義得自於有意義的活動。愈是刻意追求意義,意義愈是渺不可得。能做到言必信行必果,則意義不求自來。我的意思是……要使這一類的問題變得無關緊要。」(pp.18-19

 

 

原則上來說,除了無意義這段我比較不能同意以外,其他都可以接受。

在我看來,人是追求意義的動物,意義因此可以協助人把意志化為行動,也就是說,一件事情對我們的意義,會決定性地影響我們實踐的意願。但也因此,產生了存在最大的弔詭;假如我們終將一死,假如等待在我們面前的是虛無,意義安在哉?

我覺得,問題不在於我們不應該把意義當作目標來追求,而是,我們錯誤地把「死亡」當作一生的終極審判,以為一生的功過要在死亡面前才會得到結清;但假如死後沒有審判呢?假如審判存在在日常生活呢?

我想,意義在於當下,我們不需要以為,得結清一生的功過,才能指證生命具有價值或意義;亦即,我建議把意義拆開來看、拆小來算,你今天協助了一個需要幫助的人,這是意義,或者你今天看了一本好看的書,這也是意義,這些都是「生命的意義」,不需要等到你要死了,才知臨終的病蹋上想:我這一生做了什麼?因為,你現在在做的每一件事,就是你一生所做的事的一部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