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推理小說的政治關懷:《上鎖的房間》

我已經說過不只一次,即,我相信好的文學作品應該要具備一定程度的社會關懷。我不相信什麼「純文學」就應該與「政治」無涉,我認為那是很狹隘的想法。

因此,我想摘錄幾句《上鎖的房間》的語句,一方面讓大家看看,文學作品可以與社會批判意識如何地相容,二方面也讓大家看看,為什麼我會說歐洲的推理小說家普遍比美國的小說家,還要多一點社會關懷的面向。

 

……斯德哥爾摩真是個奇特的城市」他(莫倫,銀行搶匪)評論道。

「什麼意思?」

……

莫倫揮了揮手。

「下面那些人啊!你想想,他們工作得死去活來,只為了攢足錢去交車子和度假小屋的分期付款,而同時,他們的孩子卻吸毒致死;他們的老婆如果六點之後出門,可能就會被強暴;至於他們自己呢,則連做晚禱都不敢去。」

「做晚禱?」

「只是舉個例子罷了。你身上的錢如果超過十克朗就可能被搶,而如果不到十克朗,搶匪因為不爽,一刀就捅進你肚子裡。有一次我看到報導說,連警察都不敢獨自行動了………。」

pp.113-114)

 

 

「有件事很奇怪,」柯柏(警察)說,「如果我十年來都在同一家雜貨店買東西,然後有一天去賒個一品脫的牛奶,他們會拒絕。但是如果像莫里森(走私犯)這樣的傢伙走進城裡最高級的珠寶店,說他是梅歷桑德公爵,那他走出來的時候,手裡可能會拿著兩枚鑽戒和十串珍珠項鍊。」

「唉,事情就是這樣,」剛瓦德.拉森說,「我們是活在一個階級分明的社會中……。」

p.175)

 

「在這個國家裡,房東是上帝創造的廢人,」她說,「但是這個社會鼓勵他們去剝削別人。」

p.217)

 

「你為了自己的利益,編了一堆謊言騙警方。」(拉森,警察說)

……

「所以你覺得搶銀行是正確的?而且視警方為人民的天敵?」

……

「搶劫並射殺一個健身協會的主任並不是一項政治行動。」

「不是,當然不是。但是你也可以從意識型態的觀點來看這件事,從歷史角度來看。有的時候搶銀行就是一種政治意念驅動下的產物,例如愛爾蘭發生問題的期間;這種抗議很可能是下意識的。」

「所以,你的看法是,可以把罪犯看做是革命份子,是嗎?」

「這也是一種看法,」史約格(銀行搶案的目擊者,為自己的意識型態欺騙警方辦案)說,「雖然一些卓越的社會主義者不太贊同。你讀過Artur Nils Lundkvist的書嗎?」

………

Lundkvist讀到列寧獎,」史丹.史約克說。「在一本叫《社會主義份子》的選集中,他是這樣寫的 ------- 我記得是這樣的:『有時情況離譜得連普通罪犯看起來都像是有意的在反抗這個悲慘的社會,彷彿他們就是革命家似的……這是社會主義國家完全無法忍受的。』」

pp. 271-273)

 

故事結局很有趣、很嗆。

最後被起訴搶銀行的莫理森,為了他沒有做的事被判刑,至於他真的做了的那件事(他也自白了),則因為罪證不足不起訴。

 

 

怎樣?

這樣的犯罪小說和美國那些犯罪小說很不同吧?

另一套北歐的警察小說,Mankell的「韋蘭德探案」,也一樣具有高度的社會批判。

殺人狗》說的就是極權主義國家中,警察、政客、犯罪者勾結的故事,以及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又是如何地成為洗錢天堂。

我建議喜歡讀犯罪小說的朋友,很可以看看這兩套作品,至於那些集中在性、謀殺的犯罪小說,能不看就別看了!

 

 

.

 

世紀末偵探神話.流》和《舊約偵探神話.清》是日本作家清涼院流水的作品。

這兩部作品必須和它們的下集一起看,才能看出端倪。必須說,這是一部實驗性質很濃厚的推理小說,正如作者已經在《舊約偵探神話‧清》預告的,他要寫的是一部「反推理」或「超推理」的推理小說。

確實,這兩本小說的後設意味很重,或許全套四本以後會成為「後設推理小說」也不一定!

基本上我認為,喜歡看推理小說的朋友,如果心態不是很不open的人,應該都可以嘗試看一下這部作品,至少可以反省一下推理小說到底是什麼?又要做什麼、或可以做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