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餘燼

(故事很簡單,將軍和康拉德是多年好友,四十一年後,在兩人重逢的夜,將軍終於問了康拉德那個困擾他四十一年的問題:那天早上打獵的時候,克莉絲蒂娜(將軍的妻子)事先知不知道你要殺我?這是一個關於背叛、孤獨和激情的故事。)

.

「我的祖國,」客人(康拉德)說:「已經不再存在。我的祖國是波蘭、維也納、這棟房子,這個城市的軍營、加里西亞和蕭邦。……我的祖國是一種感情,這種感情受到了嚴重的傷害。當它受了傷,唯一能做的就是離開,進入熱帶地區,甚至更遠的地方。」

「甚至更遠的地方?哪裡?」將軍冷漠地問。

「進入時間。」

p.95)

.

「孤獨是很奇特的……有時它充滿了危險與驚訝,就像原始森林。……為了對抗無聊,你藉著規律的生活展開無望的掙扎。突然而短暫的反抗。孤獨跟叢林一樣,充滿了秘密。」

p.105)

……「你沒有逃跑。你沒有殺死任何人。你沒有這麼做,那麼你做了什麼?你活著,你維持紀律。你活得像個塵世異教徒組織裡的修行人。」

p.105)

.

「我很想知道,」將軍彷彿在跟自己辯論:「友情這種東西是否真的存在。……同情?這只是一個空洞虛幻的字眼……。或許是別的東西……或許深深埋藏在兩人之間每一種感情的東西,是某種性吸引力的微小火花。友情和那些感情不同。……友情的性愛不需要身體……它會成為困擾,而不是激發慾望。然而它仍是性愛。……友情,我認為是人與人之間所能產生的最高貴的感情。……友情是一種責任。……友情的價值在哪裡?……難道我們沒有責任去接納不忠的朋友,就像我們接納犧牲自己的忠誠友人?」

pp.109-111)

.

「答案永遠是被選擇的生活。」

……一個人的生活,從整體來看,永遠是最重要問題的答案。在人生旅途中,一個人所說的話,一個人用來合理化的言語和原則,這些東西是否重要?一個人的生命走到盡頭時,對於這世界用冷冽無情的姿態對他提出的問題,這人給出的答案,將會呈現在他生活的事實裡。……重要的是一個人終於用自己的生活作出答覆。」

pp.119-120)

.

「每一種偉大的激情都是絕望的。要是不絕望,就不會有絲毫激情,只會有聰明算計的安排,漠然交換彼此的利益。」(pp.131-132)

.

「但是在你的內心深處,有一種狂亂的渴望,想成為跟自己截然不同的某種模樣,或是某一個人。這是一個人所能遭受的最嚴酷、最痛苦的折磨。只有作出讓步與妥協,接受自己眼中與外界眼中的自己,生命才能變得可以忍受。我們必須接受自己的樣貌。」

p.132)

.

「事情並不是就這麼發生在一個人身上。……一個人也可以塑造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這人塑造它,召喚它,讓無可避免的事往下扎根。這就是人類的處境。一個人採取行動,即使他一開始就知道,他的行動是致命的。命運並不是悄悄溜進我們的生命。我們打開門,邀請命運進來,命運就從門口走進來了。沒有人是堅強到,或是狡猾到能夠藉著言語或行為,扭轉深植在性格和生活鐵律中的噩運。」

p.165)

.

……這就是我的答案:是的------復仇。這是我活下去的原因,四十一年了,這是我沒有殺死自己,或讓別人殺死我的原因,這是我沒有殺死任何人的原因,感謝上天。」

p.176)

.

「克莉絲蒂娜知不知道,那天早上打獵時,你想殺了我?」(p.191)

.

「第二個問題是,藉著所有的聰明才智、自尊和推斷的假設,我們能贏得什麼?難道我們生命的真正意義不是渴望一個死去的女人所帶來的痛苦?……或許我們所做的一切事情的意義,在於讓我們與某一個人緊密的連結 --- 關係、激情,隨你怎麼叫它。問題就是這個?對。我要你告訴我。」

p.203)

……你也相信,我們生命的意義來自激情,它突然侵襲我們的心靈、靈魂和身體,不管生命中發生了那些其他事情,它永遠在我們裡面燃燒嗎?我們若體驗了這麼多,或許我們並不算活得毫無價值?激情真的是如此深刻、可怕、輝煌和野蠻?它的重點真是在於渴求任何一人,還是渴求慾望本身?問題就是這個。」

p.203

相關討論文章:

郝譽翔,忍不住要和大家分享的好小說《餘燼》,http://blog.chinatimes.com/haoyh1021/archive/2006/01/20/35458.aspx


郝譽翔,在激情與孤獨之間:再談《餘燼》,http://blog.chinatimes.com/haoyh1021/archive/2006/02/10/38595.html


博客來有內容連載,請見:《餘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