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比詩更美的折扣場:2006國際書展

.

 

一開始,確實沒有打算去今年的書展,因為對我這種平凡的讀者來說,書展只是折扣的賣場,並無特殊意義;或者,也根本書展從來就沒有其他多餘的意義?

但是,和去年一樣,在書展的最後一天的下午三、四點,我還是衝出了門,去到展覽會場。

我一進門,就被城邦集團的折扣嚇到,它的價格已經殺到69折,我本來也想湊過去看看,可是因為人潮實在太多,只好作罷。城邦的展場非常典型的只看得到人、完全摸不到書。

離開嚇人的城邦後,我就開始找我此行的三大目的:商務、聯經、遠流。

費了好大力氣,才讓我找到商務,幸好上帝買一送一,聯經就在商務隔壁。

我去商務的原因,是為了買亞里斯多德的《尼各馬科倫理學》,以及,因為商務平常的折扣很硬,很少下到八折、也很少和通路合作折扣,所以我在想,書展撿便宜一定要撿這種價格硬的出版社。果然,商務打出五本以上69折。我於是很愉快地把魯西迪的《羞恥》、《摩爾人的最後嘆息》買回家,另外還撿了哈伯瑪斯的《事實與格式》,以及另一本有趣的書:《植物的秘密生命》。

接著我繞到聯經,看了一下莒哈絲全集的折扣,因為網路老早全部下到79折,所以一定要低於79折,才有買的價值。聯經開出來的價錢勉勉強強,全集加上莒哈絲傳,售價1100,相當於7折(也許69?)。莒哈絲是今年的重頭戲,如果不是為了莒哈絲,我大抵可以忍住不來。(康德全集的價錢,我就一直覺得太硬……也許明年吧。)

去遠流當然也有原因:《法布爾昆蟲記》全集。不過,很意外的是,遠流根本沒有帶法布爾出來參展嘛!(這套全集看來得再等等了)

除了這三大出版社以外,我當然也有晃到別人的展場。例如,印刻、九歌、左岸、角川、金革……,我還經過了時報,看到村上春樹只剩下44折,喔,還有,新雨最後一本只要一百塊,也是瘋了的一家出版社。

在書展四處晃一點都不符合美學經濟,但是,我是有目的的:我在找尖端出版社。因為森博嗣讓我神魂顛倒,所以我在想,尖端一月引進的清涼院流水,應該也是很棒的本格作家才是。亂找的過程中,商周全面66折的廣播聲流進了我的耳朵,因此,雖然擠不進去、也不是很想擠進去,我還是拿了一本放在走道的宮部美幸(《龍眠》)。

最後,白癡加三級的我突然想到,尖端應該在二館才對。於是提著書,匆匆地趕去二館(已經1730了),不得不忍痛放棄Page One(我有英文書待找)。去到二館的尖端,我一邊奇怪它的折扣怎麼那麼硬(維持在8折),一邊還是買下了清涼院流水的《世紀末偵探神話。流》和《舊約偵探神話。清》。結完帳後才想到:尖端隸屬城邦集團,我其實應該在一館買才對!唉,真是失策!

 

 

.

 

今年總算把魯西迪、莒哈絲全部收集回家了,當然,五月以前都不會有時間讀,可是,先買回家並無妨,因為他們都是值得典藏的作家。

每年書展,假如我有去,我都會去逛香港商務;因為香港商務和它代理的牛津出版社,常常會有好書。可是今年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香港商務來了一堆不怎樣的書。

至於主題館,我只看了一下幾米主題館,覺得很無聊,就沒有繼續逛下去了。回家後才知道,這次有規劃古書館,柏拉圖的《理想國》甚至有來參展,想到和柏拉圖錯手,真是遺憾;可是,作為一個再實際不過的人,我只在乎書的內容,書的形式和珍藏價值,其實一向不是我會考慮或在乎的。

站在新光的站牌前等車,101十分魔幻地矗立在眼前,甚至為了應景,燈光還有一顆愛心呢!我於是站在擁擠的公車站牌下,不覺恍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