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水猿假說

全書自然一一探討以上五個問題,並合理地運用演化論的方法提問、作答;如,固守生物演化必然是因為遭遇到生存困境、不得不如此演化,而不可能因為目的論的原因、或其他與生存無關的原因。所有的問題都是當下的,生物為了要適應當其時的環境、不得不配合環境。

 

Morgan從乾草原模型開始,她認為人、猿分家並不像乾草原模型所說的那樣,留在樹上的成為猿的祖先,而轉往草原生活的最後演化成為人類。(p.16)(一般用「乾草原模型」來說明何以人類會演化成「兩足行走」、「體表無毛」、「製造工具的能力」、「口語能力」)

她舉古人類學家約翰森在1974年發現的化石「露西」為證,該化石發現後,乾草原模型即刻土崩瓦解;因為經過鑑定,露西的年代在350萬年前,遠比乾草原的時代早,但是露西已明顯具有兩足行走的特徵。(p.19)而1994年,《科學》有一篇論文研究肯亞的土根山區的化石遺址,指稱「大裂谷這個區域從來不曾出現以開闊草原為主的景觀」(p.20)(論文作者:Kimgston, Marino, Hill)古人類學家伍德也在《自然》寫道:「有關人類起源的乾草原「假說」,……目前已遭到推翻。」(p.20

Morgan因此認為:「今天,唯一足以替代乾草原模型的假說,只有水猿假說。」(p.23

需要注意的是,Morgan也提到,學界有人抨擊她,提乾草原此一已被推翻的模型的目的,僅僅只是為了替水猿假說鋪路;我想,這個抨擊的背後,可能是在提醒,Morgan策略性地使用對比強烈的兩個假說在炫惑讀者,答案未必非彼即此。

 

回到Morgan的第一個問題:人類為什麼兩足行走?

Morgan先指出,其他動物如果放棄四足行走,原因都是徹底放棄了在陸地上行走的生活方式。牠捫要不是變成飛行動物,就是變成水棲動物,再不然就是成為樹棲動物。(p.45

接著Morgan檢討幾個「兩足行走」的理論,例如,長臂猿理論、大猿,然後指稱它們都站不住腳。理由是:人科動物並沒有經過用指節行走的階段,和猿類分家後,也沒有經過四足行走的階段。……人科動物爬下樹枝後,就直接站立行走了,為什麼?(p.50-51

Morgan一一反駁「兩足行走」較佳的說法,指出,兩足行走耗費較多能量、又拖慢速度,進一步,那些認為兩足行走可以方便守衛、攜帶食物、保持涼爽的說法,也各有問題。因此,唯一剩下的合理答案,就是:人先在水裡學會站立,然後隨著平衡感愈來愈好,因而在上岸時發現自己愈來愈善於在陸地站立。(p.73

Morgan問了一個問題:在水裡保持四足行走的可能性高嗎?

答案似乎很明顯:假如你不想被淹死,兩足行走看來就會是你唯一的選擇。

 

隨後,她開始引用證據,支持她的想法。例如,人科動物在一開始生活的區域,是否有湖泊?牠捫是否需要涉水?以及,猿、猴有涉水的習慣嗎?

Morgan指出,長鼻猴雖然平常四足行走,但只要需要涉水,就會採取兩足直立的方式。這也保障了小猴子的安全,長鼻猴的小孩和人類一樣,由母猴抱在胸前(牠捫不會在後背抱住母猴),假如母猴採取四足行走的方式渡河,小孩一定會淹死。(p.76

而與我們近似的巴諾布猿(俗稱倭黑猩猩,學名pan paniscus),不但喜歡水,而且也會採取兩足直立的方式渡河。(p.82)大猩猩也會為了採集食物、而以直立的方式渡河。

 

 

Morgan的第二個大問題,則是:為什麼人類體表無毛?

達爾文即說:「沒有人認為赤裸無毛對人類有任何直接好處。」(p.85)但人類確實演化成體表無毛,為什麼?

達爾文還說:「人類和其他低級哺乳動物的另一顯著差異,就是人類光滑無毛的皮膚。鯨魚和海豚(鯨目)、儒艮(海牛目)與河馬,也都體表無毛。」(p.93

由於把人類和靈長類放在一起比較,並無法找出導致人類體表無毛的原因,因此,Morgan建議問題必須換個方式問:體表無毛還有在什麼地方是有價值的?

(這個問問題的方式也是水猿假說的方法論)

事實上,人類並不是唯一體表無毛的動物,厚皮動物,如海象、儒艮、河馬等水棲動物,也都沒毛。

進一步,Morgan指出,人類比起其他靈長類動物要胖,並且在皮下有一層脂肪,因此,問題可合併考慮:為什麼人類既沒有毛、又要有那層脂肪?

(體表無毛常見的解釋是為了散熱,可是,Morgan反問,多了那層脂肪,會比較涼爽嗎?)(p.107-108

Morgan表示,除了冬眠的哺乳動物、水棲哺乳動物以外,沒有其他動物需要這層脂肪,而假如我們的祖先不會爬進地洞裡睡上一整個季節,那麼,合理的選項就只剩下水棲哺乳動物了。

 

 

我對演化論並不熟悉,畢竟這非但不是我的專長,還隔了好幾座山,不過,我覺得Morgan的專業訓練還有待加強。例如,「皮下脂肪」一詞,她自己也承認學界有提醒過她,沒有這個專業名詞、沒有真的有一層像她形容那樣的皮下脂肪,可是她的反應很奇特,她說她願意修正,亦即,同意沒有這個術語,可是她只想指出在皮下面的脂肪,因此,借用這個語詞應該是沒有關係的,而且讀者會比較容易知道她在說什麼。------well,你們知道,沒人這樣做學問的,而且,假如她在這個地方會這麼隨便,要人相信她在其他地方會很嚴謹……似乎也有點難。

另外,她似乎非常不在行使用註腳,亦即,她承認學界對出處的要求很吹毛求疵,她曾經吃過大虧。但,註明出處是學術研究的基本要求,她對基本要求的陌生透露了一件事:她沒有受過任何學術訓練。你畢竟不能像杜正勝一樣,註腳可以寫:我忘了這句話是誰說的,但我用人格保證這是真的。---這是沒有意義的一句話。

不過,這本書仍然是好看的,演化論確實有尚未解開的謎,這一「失落的環節」一直是大家好奇想知道的,水猿假說是一個解釋方向,但是否是真的,則有待學界繼續檢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