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馬克斯之死

.

馬克斯之死》是翟若適的作品。(翟若適就是口服避孕藥的發明人,同時也是《康特的難題》的作者,一般稱他為「科學小說家」。)

在《康特的難題》,翟若適處理的是:『……學術同行間如何競爭,如何不信任,如何利用、要脅以爭取所謂的最高榮譽-諾貝爾獎,學術人如何渴求同行間的學術地位認同,如何爭取學術上的優先權,並比較了科學與人文學界在發表論文上的一些差異。對研究生來說,故事中觸及到指導老師的選擇,論文作者排名,實驗筆記的書寫,投稿的策略及其政治影響,以及同系繁殖,一脈相傳的缺點。《康特的難題》這本書中還特別提到女性研究人員在學術界晉升不易,書中的兩位女性如何為自己的學術前途規劃。』(見博客來網路書店的介紹)

而在《馬克斯之死》,翟若適則探討起「作家」對名利的渴求。故事是關於一名名叫馬克斯的作家,他想知道,如果他死了,評論家、文壇會如何對他的文學成就「蓋棺論定」;於是他串通他的好友,導演了一齣詐死的騙局。然而,他和好友密謀的過程,卻被一名新聞系的學生偷聽到……。

把《馬克斯之死》和《康特的難題》相對照著看,是很有趣的。在《康特的難題》,翟若適問的是,科學社群在撰稿的時候,總是用第一人稱複數的我們作為主詞,但,到底誰是「我們」?在《馬克斯之死》,翟若適也問了,小說家或創作者,總是使用著第一人稱單數的我作為主詞,可是,「我」到底是指什麼?一個人所認同的自我,到底多大程度是真實的?以及,科學社群(或,學術社群)重視的是同儕的認同、在乎的是同儕的評價,是小眾、菁英的,而小說家在乎的是一般普羅大眾的認同,雖然也希望在文學界博得好評,但是沒有大眾的喜歡,一切也是白搭。這兩者的差異確實蠻有趣的,不是嗎?

馬克斯的問題是,他對自己的認識依賴於外界對他的評價,他得透過批評家對他的評論,才能肯定自己的「位置」。我想,馬克斯的問題,其實也是大多數人的問題,只是馬克斯「越過了線」、真的去實踐(讀自己的訃聞),而一般人不敢。

其實,捫心自問,誰真的能完全不在乎他人的眼光?或者,進一步,誰在形構「自我認同」的時候,可以不參照他者對我們的評價?這根本不可能!也許,這真的就是人類困境:又想建立自信,但又得依賴他人的眼光(即,自信相當程度建立在他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