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低吟

與警衛打過招呼,我從崗哨亭右下方迴轉至私家路。
山區寡居的生活,其實稱不上逍遙,夏天多蚊蟲、冬天則寒冷如冰,時時只有五度低溫。
我捧著一堆卷宗下車,十二月的寒風從四面八方襲擊我脆弱的頭部。
冷風。頭。偏頭痛。痛才存在,存在就痛。我喃喃地低聲抱怨著。


死沒有愛冷。也沒有愛痛。
只是,如果不存在就不能痛,不如痛著在。


換上居家服,打開香檳,再點上幾盞精油蠟燭,平安夜不適合有日光燈。
於是,我坐在惚恍裡看她,盤起的髮、細白的頸,略有所思的神情。
也許,我和她之間的距離,從來就不只是空間。
拿著香檳,我走進書房,不點燈地把自己埋在單人沙發裡。
曾幾何時,黑是最安全的防衛……


只能,我嘆息。
強摘的果子,或許還會有甜的機會,但,一顆亟欲落樹的果子,卻多半過了甜的季節。
她的愛裡已經沒有心,就像過了季節的果子,只是剛剛好掉在我手上。
我揣在懷裡不是,放回樹上不能,只好捧在手裡嘆息。
愛是心是受,卻偏偏,沒心的人才能受,有心的人怎麼也受不起。簡直是上帝最惡質的玩笑。


但。如是溫柔。
她微蹙著眉,低聲如自語:『怎麼在書房喝醉了?』然後輕輕鋪床、備枕,沒有責備也沒有探究。
從來,都是沒有心的人才能溫柔。
在愛裡溫柔的她,其實沒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