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恥辱(5)

那事之後,我責成自己:切勿是一個享盡伴侶權利、卻罔顧責任義務的人。因此並不願意推託,亦不打算直到機關算盡,才甘願給出答案,當然更無可能吃乾抹盡之後,再將人推下懸崖毀屍滅跡。
『我想,就某個部分而言,妳並沒有解讀錯誤』,我清了清喉嚨,隨後發現自己竟然使用了平日慣用的「發語詞」,心裡暗暗叫苦,卻來不及了。
果然,敏慧的C立刻笑了:『好似妳上課時的口吻,應該是一字未改吧?』
我苦笑,雙手一攤,默默接受C的諷刺。
很多人在情感中,仍會使手段算計,斤斤計較得失,非要對方服輸認小,若不踩踏對方就自覺不夠衿貴,花槍百出擺場證明自己衿持……,簡之,一次經歷令得我誓言「愛裡沒有機關」,也因此,坦承相告、開誠布公為我所信奉。
我甚至認為有些關鍵話語,寧可「開門撞山」地講,也不可含蓄迂迴地故意令人誤會。
因此,我直接了當地說:『我覺得,我確實失卻愛情能力,』我盡量委婉:『只是,那並不阻礙我作為一個良好的生活伴侶。』
C想了會兒,道:『妳是說我們的共識,其實是來自雙方的各自解讀錯誤?』
我點頭。C的話,白話地說,就是「因誤解而結合」,反之,我也不過是在重新演繹「因瞭解而分開」這句話。
我以為C與我一樣,歷經幾次情劫,對愛情已無幼稚憧憬,瞭解到,兩人不過在人生旅程相互為旅伴,溫暖扶持已然足夠,不需要惹淚招痛的生死戀情;怎知,C認為如此詮釋相互為伴的情感,是包裹在理性外衣底下的殘缺,無論如何算不上成熟,反而只是另一種鴕鳥埋頭。
換句話說,我與C兩人當初對「伴侶」的前提共識,確實完全建立在相互誤解上。我想像的關係正好是C不要的關係。
我口口聲聲要的兩人清爽相待,其實是貪圖無愛的無所罣礙。
C的眼神裡是滿滿的訝異:『如果不是瞭解妳的為人,我會以為妳在用惡質且低級的藉口打發我。』
我立刻舉起雙手,做清白狀:『妳知道我不是那種人。』
C慘叫:『妳我一起年餘,居然只是誤會?真不敢相信!虧得社會以為我們是高級知識份子。』
『不能這樣講,我們不是「只是」誤會』,我糾正C:『而是,「開始」於一個錯解的前提,但在「過程」中,我們亦享受過。』
C沒反應,我嘆氣:『我們快樂過,並且真正做到分享喜樂榮辱,我們相互扶持,甚過那些只會相愛的人多多。』
C接口:『但這無法改變,在面對人生重要抉擇時,受高等教育的妳我仍然判斷錯誤。』C的聲調激動起來:『而使我們判斷錯誤的,居然是在基本的情感態度這一關鍵問題上,我們產生了共識上的誤解……少葆,這不算是可以原諒的吧?至少,我永不原諒自己,亦不會原宥妳。』
我笑,知道C已經充分理解,於是取笑她:『永不說永不。』
C惡狠狠地瞪我一眼:『所以說,女人擇偶的眼光比不上挑選鞋子時的品味。』
我大奇:『請問我是女人還是鞋子?如此口出惡言,莫非妳確是愛我?』
C霍地起身,同時順手拿起桌上的葡萄扔我:『愛妳?我是同情我自己既無眼光又沒品味!』
我與C,竟正式劃下句點,兩人雖然感慨,卻都不難過,C甚至比較在意自己的判斷力與教育程度不成正比。
而我,算是瞭解到一個基本事實:失戀的傷口必然會結痂癒合,但被羞辱過的靈魂,終生都只能餘下一個血窟大洞在胸口,癒合機率並不比零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