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雙面女間諜》與說故事的問題

說起來,《雙面女間諜》應該算是我看過最「神奇」的影集。

因為,(很難令人相信,但這是真的),劇中的主角沒有一個不會死,這也就算了,更可怕的是,沒有一個死掉的人,不會再活回來!然後,這一切居然還可以合於邏輯。

也許這樣說還不能引起你們的好奇,讓我換個方式說:《雙面女間諜》的節奏明快,劇情引人入勝,因此而獲得多項Emmy獎。它的編劇(Abrams)也因此紅遍好萊塢,連Tom Cruse要請他編劇都得慢慢排隊。

(《雙面女間諜》的creatorJJ AbramsAbrams也是影集Lostcreator。)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已經邁入尾聲的關係,我覺得這一季的劇情已經有點開始陷入「混亂」,不是很能讓人信服。不過,也許是因為江郎才盡也不一定。畢竟,要說那麼特別又那麼精彩的故事,然後連說四季,其實是很費力的事。

 

說到編劇(說故事)的功力,就讓我忍不住聯想到《英雄》(聽說《無極》也一樣慘)。

照理講,張藝謀、陳凱歌都不是泛泛之輩,甚至都是名揚國際的導演,但是,不管是《英雄》還是《無極》,結果都一樣慘不忍賭,據說觀眾都不捧場地在劇中人最悲慘的時候笑出來。(例如,張曼玉死掉轉圈圈的時候)

很多人都發現,問題出在「編劇」,無論是中國還是香港,或者台灣,兩岸三地都沒有會說故事的人。這點我當然是同意的,不過,我發現中國導演還有另一個問題:沙文主義。

我不是因為《英雄》替秦始皇翻案,而說張藝謀是沙文主義者,替秦始皇翻案的史學家所在多有,而且,指出另一個看歷史的角度,並不一定就會讓人變成沙文主義者。

怎麼說呢?《英雄》的問題如果和《臥虎藏龍》對照,就顯得很清楚:《英雄》所構作出來的「武俠」精神是一種「多數的」、「大量的」「暴力」或「蠻力」,亦即,它不但為統治者美言(因此有特定的意識型態),它還完全忽視「武俠」中的「俠義」精神,它只看到「武」的暴力,然後以為推砌「大量的」「暴力」就是「暴力美學」。

反觀《臥虎藏龍》,李安所呈現出來的武俠是「柔軟的」、「溫厚的」、「且俠且溫文的」,是以,在意象上,「武俠」的「美」不在千萬人射箭的氣勢,而是在竹林裡的輕功追逐;在內涵上,武者俠也,俠士重然諾、遠朝廷、關懷尋常百姓,而不像《英雄》為當權者說話。

白先勇談李安的《斷背山》時,說李安的電影帶有濃厚的人文主義色彩,我想,這很可以和張藝謀的沙文相互對照來看。張藝謀或陳凱歌都有一個迷思:以為大製作大場面就是好電影,但問題是,「大」不是「好」,進一步,「藝術」如果不以「善」為本,怎麼可能會「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