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不會笑的數學家。夏的複製品。

0010316923[1].jpg

《不會笑的數學家》是

「犀川&萌繪」系列的第三本書,故事發生在數學家居住的三星館(又是一棟特殊的建築物),庭園中的獵戶座銅像(重達一頓)居然憑空消失,與此同時,還發生了兩起密室謀殺案…… 

如果能夠解開獵戶座消失的謎,也就能解開謀殺案。

 

 

《夏的複製品》則是「犀川&萌繪」的第七本書。(因為誠品網路書店的疏失,我所訂購的這一系列的其他作品都還沒出貨@@,因此我只好跳著看了)

《夏的複製品》全書只有雙數的章節,原因是:這是與《死亡幻術的門徒》同一時間發生的案件,因此以缺席的單數,表示在同一時間,犀川和萌繪還有其他案件在辦。(森博嗣表示,人生即是如此,不管問題多複雜,它也不會一次只發生一件事)

《夏的複製品》說的是秘密,一個隱藏在豪門世家的綁架案下的秘密。

 

 

明智小五郎曾經提過,森博嗣的作品帶有「哲學思辯」。

一開始,我以為他指的是《全部成為F》中的科技倫理的問題,但,隨著閱讀過幾本森博嗣的著作後,我才瞭解到,他指的可能比較好說是「哲思」。有點像是深入反省生命、問題後的「智慧」,而比較不是「辯證」式的哲學討論。

但,也確實,在森博嗣的作品裡,常可見到幾個饒富興味的哲學式的點,例如在《不會笑的數學家》中,關於「自由」的想法,以及,怎樣是「內」、怎樣又是「外」,亦即,一種對「定義」的反思。

 

森博嗣這一系列,除了具有「華麗的詭計」和「反思的智慧」以外,我覺得尖端在封面設計上也很獨到,這一系列的封面設計都是由「井十二設計研究室」完成的,除了封面設計與內容主題相稱以外,這恐怕也是晚近推理書市上真正具有美感的創作,是可謂相得益彰。

如果各位不是很愛看推理小說,那,至少一生中也看一本森博嗣吧,至於如何選書,何不就選一本封面看起來很順眼的?

 

* 我常常想,推理小說不需要一定要用「槍」、「血」、「受傷的人」來作意象表達,這就好像我不是很喜歡冷硬派的作品,因為不是暴力越多、就表示它是越好的推理小說。相反地,我喜歡純粹的解謎故事,也許有些故事的詭計真的太華麗,但,我始終不認為推理小說的主要構成要素應該要是「血」和「暴力」。以上,是為回應明智小五郎的「重鹹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