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推理小說二三事

不過,目前書市上,除了皇冠的這套Mankell,遠流的馬丁貝克系列,也是北歐的推理小說。根據我很粗淺地觀察,我發現北歐的作家對社會體制的反省力比較強,某個程度來說,可以說是比較左傾;這和美國作家對自由經濟的樂天相差很多,美國人似乎還沈浸在「美國夢」裡?儘管經歷了九一一。

另外,這幾年我很強烈地發現到,從文學表現出來的文化價值觀,遠比其他媒體真實、深入,並且相對地,也比較少偏見。這或許和台灣的新聞媒體普遍欠缺國際視野有關吧?台灣的國際新聞通常都和國外的奇人怪事有關,至於國際的政經情勢,台灣並不關心。(亦即,我們的社會沒有國際觀可言,對台灣而言,中國大陸就是世界的盡頭)

 

 

.

 

日本的推理小說,則相對上比歐美都還要更細緻,他們專注在謎題的構作和解謎的技巧,當然,晚近也有宮部美幸對社會現象的關心。 

我自己最喜歡的日本推理小說家,是寫館系列的綾辻行人,他的殺人時計館》、《殺人黑貓館》、《殺人水車館》、《迷路館殺人》、《殺人人形館》、《殺人十角館》,都是不可多得的傑作。這麼說吧,這麼多年來,我都認為本格派的推理小說不會在綾辻行人之後、再有任何突破!

不過,這幾天看森博嗣的《全部成為F》和《冰冷密室與博士們》,倒是覺得,其實森博嗣也算蠻不錯的,儘管還是不能和綾辻行人的館系列相比。

與其說森博嗣的作品帶有哲學意涵,不如說是充滿了物理學和數學吧!森博嗣是日本某國立大學的理工部的教授,這讓他的作品「理工味」十足。

有時想想,我會覺得,推理小說可能是最需要專業知識的一種小說吧?除了犯罪小說不算,只要涉及解謎或構作謎題,都需要相關的專業知識,才能夠讓一切合理、不矛盾,不是嗎?

不知道傅柯對文學中的知識性,會說些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