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學的、政治的、哲學的
  • 57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克萊頓聯想(亂想)到未來書城

稍後,我又看了兩日本的推理小說,一是東野圭吾的《惡意》,一是桐野夏生的《異常》,這兩本都是在茉莉二手書店買的。

我沒有比較日本推理小說和歐美推理小說的意思,但是,我得說,無論是東野圭吾或是桐野夏生,他們所運用的解謎技巧,都沒有正規的科學知識為後盾。亦即,都不利用科學知識或常識。

 

結合東野圭吾、桐野夏生和倪匡,再看看克萊頓(Crichton),我懷疑,往後再不可能有一部小說,它很賣座,可是它純靠無限制的想像力、而沒有任何科學或其他證據佐證。(也許,丹布朗的《達文西密碼》已經預測:讀者就愛這種充滿知識性的讀物,儘管對錯沒人在意)

 

可是,有趣的是:今天當我開始閱讀中國時報的開卷版,看到其中一篇文章,(一時忘記篇名、偏偏網路又找不到)。簡單地說,它就是在問你(讀者):有哪本書是你會一再再看的?哪本書你會重複閱讀?

這答案當然因人而異,不過,意外的是,我卻發現:好像我重讀倪匡的機會其實會很大。

這不是誰寫得好、誰寫得壞的問題,而是,倪匡是我無法意料的,我推理不出來,(或者說,我從常理推理不出來、但從倪匡的邏輯、可以推理得出來)。亦即,那些根據科學、醫學知識衍生出來的小說,是可以被理解、被想像的,可是,像倪匡那種不按牌理出牌的方式,自然意外得多。(當然後期的他可能就可以意料)

 

 

從這裡,我想可以想像:數位書城的問題。

我們一般的爭議在於,電子書比不上實體書,因為實體書具有質感。但是,什麼是質感?

書的目的到底是什麼?被閱讀?被收藏?閱讀的形式已經很清楚地,可以改變,但是,收藏的形式又是?

我記得幾年以前,電子新聞出來的時候,還有一堆人說愛看傳統報紙,可是,如今呢?中時晚報熄燈,聯合報和星報一起賣,而且兩報只賣10元(還不包括聯合報老是免費送報頭)。

我得承認,我對任何形式的書籍,都沒有偏見也沒有偏愛,只是試著去想:五年後的書會是?十年後的書會是?

就好像,我想、我懷疑,當活字印刷開始蓬勃的時候,搞不好也有很多人反對?那些反對的人認為,刻在竹簡或羊皮上的字,才叫做書。

 

倪匡和克萊頓,對比的是頭腦。

數位和印刷,對比的比較是硬體。

誠然,我沒有解出其中的關連,不過,我認為其中有些東西很有趣,只是,我暫時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